hyqj6人氣都市言情 當反派逆襲成主角 愛下-第二百零三章 我要退婚,您有病!展示-akcfq

當反派逆襲成主角
小說推薦當反派逆襲成主角
“哒,哒,哒。”
天道至尊驱魔师
大殿内寂静的很,唯能听到走路时的细微声响。
看着一旁众人那不友善的眼神,神无道心中一笑:“呵呵,果然如我所料,又是这种俗套剧情。”
自然了,神无道在打量着李家众人的同时,李家众人也在观察着神无道,只不过,当他们发现神无道的穿着后,不禁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哼!这韩天凌竟然身穿黑衣,并且头戴黑色面纱斗笠,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这韩天凌怎么如此奇装异服,这,这成何体统啊!”
……
就这样,神无道在众人的嘀咕声中,逐渐的朝着坐在高台首位上的李丰走去。
都市血神
“小侄韩天凌拜见李伯父!”
“哈哈,贤侄不必多礼,你快请坐。”
望着那一脸灿烂笑容的李丰,神无道环顾四周后,随即冷哼一声:“呵呵,李伯父客气了,您太上宗的椅子金贵的很,恐怕我配不上啊!”
“咦!”
李丰惊讶一声,连忙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哈哈,贤侄莫怪,此番是我疏忽了!”
“来人啊,快点给韩贤侄上座!”
看着这破绽百出的下马威,神无道挥了挥手,紧接着说道:“李伯父,就不用如此麻烦了,小侄此番前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来谈一谈我与玲珑姑娘的婚事的。”
此言一出,李丰脸上那灿烂的表情顿时凝固了起来,不仅如此,殿中的李家众人的脸色也变得精彩至极。
“哼,今天我就把话放这里了,我家玲珑她不认这门婚事!”
妖妃天下之寵妻無毒
“放肆!来人啊,快点把夫人给拉下去!”
李丰一声大喊,顿时从殿外进来了几位女性修士,她们二话没说,就直接朝着说话的妇人走去。
“哼!我看今天谁敢动我!”
黃河奇墓 參興
那妇人怒睁着双眼,虽然她长得比较瘦弱,可是此刻,却好像拥有着一丝谁也不可撼动的威严。
于是乎,女性修士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就这么待在原地里手足无措了起来。
而此情此景,都落在了神无道的眼中:“啧啧,这恐怕便是李玲珑的母亲了吧,只不过她如此发飙,这到不像是演出来的,反而更像是一种真情流露。”
“咦,不对,她的嘴唇略微发紫,气息也是时短时长的毫无规律,这不是生气时该有的状态!”
都市狂少 筆風
一想到此,神无道眼睛一亮:“呵呵,原来那个病人就是你啊,如此一来,事情可就好办多了啊!”
在一瞬间,神无道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该做的种种一切。
“贤侄,让你见笑了,你伯母从小就疼爱玲珑,所以还请你勿怪啊!”
李丰笑着对神无道说完,随即脸色一黑的看向那几位女性修士:“还不快把夫人带下去!”
“且慢!”
“嗯?贤侄,你这是何意?”
李丰满脸不解的望向突然发声的神无道。
“李伯父,李伯母!”
神无道有些一本正经的看了一眼李丰后,随即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那妇人,紧接着他又说道:
妳不愛我那又怎樣
“我知道伯父、伯母以及李家的众人都以为我是来逼婚的,其实你们都想错了,此番我是前来退婚的,噢,不,准确的来说,不能说是退婚,而是应该当着大家的面,把当年之事说清楚!”
于是乎,在众人一脸懵遭的表情下,神无道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了那张婚书。
“诸位,这张婚书是当年我师尊救了李老宗主时,李老祖宗亲自写下的!今天,我就当着大家的面,将它给撕了!”
“嘶,嘶,嘶~~”
在李氏成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神无道缓缓的将婚书撕成粉碎。
“哗,哗,哗!”
神无道又及其潇洒的将撕碎的婚书朝着空中一抛,顿时间,整座大殿就像下了场红色的雨般,而那婚书的碎片,也被风吹的遍地都是。
“贤侄,这是何意?”
李丰表面上一副惊讶至极,可是心中却是大喜不已:“哈哈哈,撕得好,撕得好!”
“唉,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明明知道你是装的,但是还陪你演下去啊!”
神无道稍稍感慨,随即回答:“李伯父,天凌深知自己出身卑微配不上李小姐,所以才出此下策,希望您可以理解!”
“唉,这哪有配得上配不上一说啊,我本意就是想遵从先父的遗愿将玲珑嫁与你的,可是你今日如此一来,该让我如何面对死去的先父,又该让我以后如何面对杨鸿神医啊!”
“咦,卧槽,你这头老狐狸越演越来劲是吧!”
夜上海 金子
“呵呵,竟然这样,那本神子就要偏偏恶心你一下!”
一念至此,神无道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
“唉,既然李伯父如此说了,那么天凌就收回刚才的话了,毕竟我听闻玲珑小姐也是天赋异禀、美丽动人,如果此生娶玲珑小姐为妻,将是我韩天凌一生之幸啊!”
绝品风水师(护花风水师) 咫尺间
飛仙 紫逝水
“贤侄,这,这……”
李丰的表情又僵硬住了,因为他赫然发现,这个韩天凌好像不按套路出牌啊!
“韩公子,俗话说得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为何如此出尔反尔,这不是大丈夫所为之事!”不必说,这声音自然也是来自于刚才的那名妇人。
”唉,李伯母您千万不要生气,我刚才是与李伯父开玩笑的呢!”
“嗯?你们当真在开玩笑?”妇人有些不信的望着神无道。
“呵呵,这是自然,不信你去问问李伯父!”
阎魔霸世 贾家二少
妇人闻言,她连忙又看向李丰。
“夫人,我们刚才的确是在开玩笑呢,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们妇人家的,是不懂的!”
听着自己丈夫都这样说了,那妇人也是放下心来,随即她带着歉意道:“韩公子,刚才是我冲动了,不过你也知道,我家玲珑是你高攀不起的,所以你主动撕毁婚书做的很是正确!”
“咦,这是道歉的话吗?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
神无道越听越不爽,眼见那妇人道完歉就要离开,神无道连忙大喊一声:“伯母,您先停下来,我发现了,您有很严重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