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r0非常不錯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ptt-第1149章十八魔將赤刃牛魔的蹤跡閲讀-o7b1t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你知道去哪能找到龙女吗?”徐子墨问道。
“今天肯定不行,等这英雄纪念日过完,咱们可以去问问城主,”谢长留说道。
“龙女应该在北海内,而不生活在城池中。
但北海城的城主是她认命的,想必有联络方式。”
两人正说话间,只见前方开始有人大喊了起来。
“今日是英雄纪念日,所有来本店住宿和吃饭的客官都免费。
大家都来看看啊!”
有相熟的人听到这,笑着打趣道:“掌柜的,你就不怕赔死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免单可不是我免的,所有消费都由北公子买单,”那掌柜的红光满面的笑道。
“哪个北公子啊?”有刚刚来北落城的人,好奇的问道。
貼身丫鬟升職記
“这你都不知道,咱们北落城姓北的能有几人?
当然是城主府的少城主,”旁边有人解释道。
…………
“咱们进去看看?”谢长留看着徐子墨,说道:“既然是少城主,可以认识一番。”
“这里还真是热闹啊,”徐子墨感慨道。
“其实不仅仅是这里,整个九域,在这一天都是狂欢,”谢长留回道。
两人走进这酒楼内,酒楼的规模挺大的。
冰晶建造而成,就仿佛走进了一座冰雪城堡中,不过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就连桌子,都是玄冰所铸。
“掌柜的,不知北公子在哪?”一进酒楼,谢长留便问道。
“北公子今天在三层接待诸位天骄,”掌柜的笑道。
“咱们酒楼这三层,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
“哦?”谢长留来了兴趣,问道:“莫非还有什么规定?”
“北公子在二层立下力之碑,这力之碑有十道,唯有超越七道者,才有资格进入三层,”掌柜笑着说道。
“几位公子有没有兴趣尝试?”
“那就试试吧,”徐子墨说道。
“承蒙照顾,一人二十块灵晶,”掌柜的笑道。
“怎么?试一下还要钱,”谢长留说道。
“那自然,要不然人人都想试,我这小店岂不是很快就人满为患了,”掌柜的笑道。
“这也是为了过滤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我想二位一定不差这点钱。”
徐子墨笑了笑,这掌柜倒是打的好算盘。
说是吃住皆免费,但吸引过来的人,用这一招恐怕能挣很多钱。
而他与那北公子,也都得到了名利。
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谢长留叫了灵晶,便与徐子墨一同走上二楼。
相比较一楼的面积,二楼明显要宽敞四五倍。
盖世工业 黑衣渡江
寶井 北辰海
这次依旧人山人海,排着如长龙般的队伍。
“这要排到什么时候?”谢长留说道。
“一块力之碑就能测试出是不是天骄,恐怕想测试的人有很多。”
徐子墨说道:“就算不想见北公子的人,也都想试试自己是不是天骄。”
“恐怕真正的天骄早就进去了,这力之碑不过是个噱头罢了,”谢长留说道。
他也懒得排队,直接找到排在最前面的人,几百灵晶便插了一个队。
津门风云 普祥真人
徐子墨看着面前的石碑,确实有其独特之处。
上面波动着一股股力量,石碑左侧是十处刻度。
大多数人的力量都在五六刻度,鲜有能超过七刻度的,看起来还是有些难度。
谢长留以手代剑,手中剑意暴起,“砰”的一声斩在石碑上。
那石碑“嗡嗡嗡”的声音响起。
刻度直接飙上了十。
“圣脉境以上,皆可过,”谢长留说道。
显然一击之下,他就已经测出了这石碑的承受力量。
徐子墨试了试,一拳轰下,只听“砰”的一声,眼前的石碑直接四分五裂开。
“这………,”两旁看守的青年皆是愣了一下。
“我们可以进去了吧,”徐子墨问道。
“可、可以,”其中一名青年震惊的说道。
顺着两名青年身后的楼梯,徐子墨走上了三层。
“你对龙女了解多少?”
“有关龙女的传闻很少,她一直神秘莫测,连见过她的人都很少。”谢长留回道。
“那看来这次有的忙了,”徐子墨笑道。
两人说着来到了酒楼的三层。
刚刚进入三层徐子墨便感觉到异常,这第三层竟然被人布置了空间阵法。
这种空间阵法可以无限扩大空间的面积。
从外面看,这酒楼只有几百平方米,但深处空间阵法内,又何止数千平方米。
三层中心乃是一处湖泊。
湖水清澈,泛着淡淡的绿芒,有数朵莲花漂浮在湖面上。
湖水四周,皆是柳树凉亭,有美人古筝做伴,美酒花果,好不惬意。
凉亭内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些青年。
美人锁心不负君
一进入这空间阵法内,徐子墨微微皱眉,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目光环视四周许久。
“怎么了?”谢长留问道。
“你先去那边坐着,我等会就回来,”徐子墨吩咐道。
全球崩坏
跟谢长留告别以后,他微微闭眼感应了一番,这里有魔气,而是很精纯的魔气。
沿着凉亭前的小道,他顺着前方的白玉石路走过去。
路的尽头,是一间间的房子。
徐子墨再次打量一番,然后走进了最中间的房子内。
这房子应该是女子居住的。
里面的装饰以粉红色为主,而且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香味。
“主上,是那老牛的气味。”
入魂師 明禦炎
神州大陆中,拜蒙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老牛?”徐子魔重复了一遍。
“十八魔将之一,赤刃牛魔,”七面魔将也紧跟着回道。
“绝对是它,不会错的。”
“我能感应到魔气,但却感应不出它的具体位置,奇怪,”徐子墨皱眉说道。
東漢末年立誌傳
“别动,”正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鑄劍遺事 紙上舊月
只见一把长剑在他身后的虚空炸裂开,剑意冰冷朝他的脖子处斩了过来。
闪婚老公太凶勐 温煦依依
徐子墨也没有反抗,他知道这剑伤害不了他,而且对方也没有杀意。
“你是谁?”剑停在他的脖子上,剑的主上也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女子,穿着白色的长裙,脸上带着纱巾,倒也看不清面容。
——————
双眸如清水,水灵灵的,头顶长着两根乳白色的龙角。
看上去可可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