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6w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702章 我給你整兩個娘們鑒賞-wuubk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面对巴蜀集团的反扑,刘璋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手上虽然握着东州兵,但也不能喊打喊杀,
追踪塞尚
甚至对于这些辞官的人,刘璋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制裁他们。
人家连官都不做了,你还能怎么办?
任安本就是弃官教授蜀中学子,那作为他的学生,弃官归隐,那本就是师承。
对于官位,兴许有人真的不会太在意!
故而现在刘璋杀鸡杀了个寂寞,那些猴子都不理会他,反倒都各自散场了。
通过此事,巴蜀集团内部的人也分成了几派,相比于刘璋,反倒对刘备的入蜀不在那么过于排斥了。
至少,人都是通过对比出来的。
涪县的宴饮还在继续。
只是二刘的心思都是不在其中,但是刘璋还是强打精神,轮流宴请刘备麾下将士。
一百多天后,双方直接就在涪县度过了元旦,这才结束宴饮。
刘璋为了保障刘备北上攻击张鲁,赠送了二十万斛大米(一斛120斤)。
战骑千匹,车千乘,以及数不清的缯絮棉帛。
并且授权刘备可以指挥益州北部白水关(广元东北方向)的驻军。
二刘并马而行,在涪江依依惜别之后,刘璋带着人马南下返回了成都。
而刘备则是集结各路人马军队三万余人,和大批的车辆、甲胄、武器以及装备物资领军北上。
家裏養只FL
刘备大军停在白水关以南,也就是葭萌关驻军,按兵不动,明着是准备出兵攻打汉中张鲁。
可是暗中却是广树恩德,收揽人心,为夺取益州做好准备。
葭萌关是金牛道上的一座关隘,也是一座城池。
而金牛道是秦王担心入蜀五道,遂放出风声有牛能屎金,欺骗蜀王,
蜀王信了,派五个大力士开道拉牛,故而秦蜀通行。
如今葭萌关更是成了蜀中要道,乃是嘉陵江与白龙江会合之处,陆路上通汉中,下至成都。
顺嘉陵江而下,可达巴西重镇阆中,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葭萌关乃是峰连玉垒,地接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诚天设之雄也。
关平策马站在城门外,这就是锦马超和自家三叔将来切磋的地方?
不过后来这里好像被自家大伯父改名为汉寿县,寓意汉朝统治与天地长存,与日月同寿。
—————
等到晋朝一统后,这里又改成了晋寿。
关平又想起了自家老爹被曹操封为汉寿亭侯,兴许以后的封地就在这了?
但是荆州也有一个汉寿县呐。
不过也是关平想多了,一个亭侯顶多是镇派出所所长的位置,只有县侯才是最高级别的存在。
“定国,看什么呢?”黄忠老爷子摸着胡须问道。
史上最強大魔王 福氣牛
“我在想封侯的事情。”
“封侯?”黄忠哈哈笑了几声道:“你倒是可以袭爵。”
“汉寿亭侯的爵位?”
关平看向黄忠,大抵列侯是可以袭爵的,关内侯是没得机会的。
列侯为王以下的最高爵位。
列侯分为县侯、都乡侯、乡侯、都亭侯、亭侯。
“怎么,你小子看不上?”黄忠见关平也笑了笑。
“还是留给我弟弟袭爵吧。”
关平瞥了黄忠一眼道:“黄老爷子,我的爵位,我自己挣!”
“你人不大,口气不小。”
“兴许我立功多了,便也能封个列侯呢。”关平轻磕马肚,慢悠悠的随着大军进入城中。
“哈哈哈,好小子,有志气!”黄忠笑了两声,也随着大军进入城中。
同样接到命令的白水关守将杨怀、高沛二人对此反应不一。
入蜀只有两条路,一个是东沿长江进入鱼腹县,二是北从陆路取白水关进入蜀中。
皆乃是蜀中门户。
他们二人领军三万,驻扎在此,预防汉中张鲁的攻势。
杨怀高沛二人对于刘备进入益州之前,就数次写信劝谏刘璋,让他别来。
现在又听到刘璋让他们二人听命于刘备,更是各有心思。
杨怀对于刘备的到来本就不喜,现在自己竟要听从刘备的吩咐,更是让他心怀怨气。
凭什么啊?
倒是高沛在得知黄权被贬,王累自杀劝谏,
刘璋亲手杀了蜀中大儒任安的弟子,也就是自己的同窗后,他反而对刘璋的举动都放下了。
如今连怨言都没有了,刘璋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自己心寒了,不在乎了。
“仲盛,主公糊涂啊!竟然会下这等昏聩的命令,
我等应对葭萌关的刘备有所防范。”杨怀攥着拳头道。
“防范什么?”高沛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自然是防范他拿下益州。”杨怀对此颇为忧心,刘备入蜀就没按好心眼。
“什么北上攻打张鲁,完全就是个幌子,所有人都不信,偏偏主公他信了。”
“哦。”高沛不疼不痒的应了一声。
如若有你,今生何求 清歌远遥
“哦是什么意思?”
杨怀对于高沛不同他一起谴责刘备,觉得很奇怪。
高沛沉默了许久,随即冷笑道;“孟心,都到现在了,你不会觉得刘璋他还是个明主吧?”
“嘶?”杨怀一脸震惊的道:“仲盛,何出此言?”
“没什么。”高沛摇摇头,并不想多说什么。
毕竟相对于与刘璋的忠心,还是杨怀比自己要多一些。
否则这白水关等门户,也不会以他为主。
乡党虽是早就存在的,但乡党当中又可以分为几个派系。
而以任安为师的人,他们的关系又天然的近了一步。
“仲盛,有话直言。”
杨怀知道他的同窗被主公斩杀,心里有些不忿。
“没什么可说的,刘备若是北上攻打张鲁,我们就帮忙,
若是攻打我们,我们就防守,难不成你还想要进攻刘备?”
这话问的杨怀停顿了一下,不得不叹气道:
“刘备世之英雄,岂是我等能敌?”
“那还是的,顺其自然罢了。”
“岂能如此?”杨怀一下子就激动了,从席子上站起身来高声道:“我等岂能做背主之人?”
“难不成曹操来了,你就不做背主之人了?”
这一问,顿时就让杨怀哑了火。
高沛弹了弹手指甲上的泥道:“兴许换一个主公,对益州而言总归是好事。”
“怎么就是好事呢?”杨怀对于高沛的言论,十分不解。
“刘备匡扶汉室,定会北伐中原,若是成功,铁定会把治所迁徙到中原,就像汉高祖一样!”
高沛顿了顿随即又说道:“这样益州又可以重新回到我们巴蜀人的手中。”
杨怀默然不语,瞥了瞥高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总而言之,自打刘备入蜀之后,大家的心态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至少益州人大都能看得出来,刘备乃世之英雄,入蜀绝不是简单的来攻打张鲁。
可偏偏如今的益州之主刘璋,不仅看不出来,还真心觉得刘备能够为他所用,只要他花的钱足够多。
如今周边地图已经在葭萌关县衙内展开了。
葭萌关隶属梓潼郡,而梓潼郡是出川重要的商贾云集之地。
梓潼郡治所梓潼县,就在潼江岸边,县令乃是南阳郡人王连。
虽隶属于东州集团,但路过的时候,对刘备的态度不冷不热。
庞统捏着胡须仔细观看地图。
白水关顶在阻击张鲁的最前沿,但即使有关隘在此。
张鲁也能派人兵出阳平关,顺着西汉水而下,攻打阆中,或者从南郑直接进入巴中。
“张鲁数次派人来攻,皆是由南郑出兵,沿着宕渠水道进犯巴西。”
庞统指了指葭萌关的位置:“大多不会进攻此关。”
毕竟葭萌关易守难攻,属于一夫当开万夫莫开,仅派遣少数人就能守得住。
而且久经历史考验。
听完庞统的话,关平瞥了一眼人群当中,不善言谈的霍峻。
透过庞统的分析,以及先前的战例,这也是刘备敢让霍峻率领数百人守住这里的缘由之一。
关平伸出手,在巴西郡的地图内仔细寻找,张三爷把张郃打的大败,只剩十几人弃马逃跑的地名。
宕渠县,三水交汇之处。
这一看不要紧,关平都惊了,张郃简直都要凿穿巴西郡了,差点进入巴东郡。
方才听庞军师讲战例,张鲁也是这般进攻巴西郡的,而庞羲在巴西郡的治所阆中,则是更加靠近葭萌关。
宕渠县距离阆中有五百里的距离。
“张鲁的部曲多为巴郡人,乃是巴郡七夷王的手下和子弟。”
庞统捏着胡须笑了笑:“若想击破张鲁,我们莫不如先朝着这些夷王动手。”
神雕逍遙錄 淘韻
法正作为使者,也一直跟随在刘备身边,未曾被刘璋叫走。
反正他身边有忠臣心腹张松在,刘璋就感到很安心。
“这些賨(cóng)人勇猛强悍,能歌善舞。”法正顿了顿又道:
“尤其是巴西宕渠,其人勇健好歌舞,邻山重叠,险比相次,古之賨国都也。”
“区区蛮夷,杀之即可。”
魏延对于这些人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洪荒五氣玄微仙 回夢仙霖
刘备则是摇摇头道:“如今还是勿要轻启争端,这些人的祖辈也协助高祖打过天下。
我等不熟其路,灭之不尽,此等人不服王化,怕是会有很多麻烦,宜安抚为主。”
“大伯父,我觉得魏将军说的对,这些人与张鲁勾结在一起。
我们还是要揍一揍他们,才能让他们安心的坐下来,听我们讲道理。”
“主公,关定国所言不错。”
魏延像是找到了知己,自己怎么就不会向关平这般说话呢。
总之就是要弄他们!
刘备还在思索,轻易开始厮杀,这些蛮人就一根筋,怕是世仇就结下了。
庞统见主公如此纠结,遂笑道:“主公也是不想与张鲁结怨,汉中对于益州,乃是重中之重,蜀之门户!”
“张鲁对我等定有戒心。”关平倒是开口分析道:“我们入蜀打的旗号就是帮助刘璋进攻张鲁。
若是我等想要两头取巧,怕是不行!
如今想要进一步取得刘璋的信任,七夷王还是要打的。
至少要减其羽翼,不仅让这些蛮人知道谁才能在益州站稳脚跟,更重要的是也向张鲁展示我们的实力。”
“此言在理。”
魏延急忙附和,总之打他们就对了。
“况且曹操也放出了攻打汉中的口号,我们莫不如透过梓潼郡出蜀的商人,作为生间,
向张鲁释放我等畏惧阳平关险峻,兵力不足,无从下手的姿态,让他们防备曹操多一些。”
庞统这才笑着道:“然后我等再出其不意灭掉一两个夷王?”
“是这个意思。”关平继续诉说自己的意思:
“就像对待五溪蛮人一样,换一个心向我们的新王!”
有了五溪蛮人先前的例子,众人都明白关平的意思。
想当初在荆州,是五溪蛮人主动出击,被关平打的大败。
如今到了益州,换成己方主动出击这些蛮人。
刘备对于麾下的谋划,也是点点头,两头取巧的行为,怕是不行。
如今想要取得刘璋的信任,也只能先动手,而不是干等着。
关平笑了笑,又开口道:
“况且大军开拔,所需粮草耗费不知多少,我们就可以继续从刘璋那里讨要粮草,作为囤积之用。”
“妙啊!”庞统哈哈大笑,关平果然是个心黑的。
不过他在这方面,还是略逊自己一筹!
“光要粮草就行吗?”庞统看着关平挤挤眼睛。
“你不会还想要蜀中女子吧?”关平撇撇嘴道:
“我就知道庞军师你一直对蜀中女子惦记的,都心里抓痒挠塞了。”
“哈哈哈。”众人发出一阵大笑。
对于关平的揶揄,庞统一点也不在意,反倒呵呵的笑道:
“有本事你给抓回来一个賨人娘们来,让我享受享受。”
“魏将军,所谓好事成双,我们帮庞军师抓两个賨人娘们回来,让他好好享受齐人之福。”
“哈哈哈,好!”魏延脸上也是笑嘻嘻的道:
“哎,还是定国对齐人之福有经验啊!”
关平瞥了魏延一眼,原来这小子也是个白切黑!
法正对于厅内议事的感觉很新奇,因为这是他不曾体验过的。
至少每个人都可以说一说自己心中的主张,而不会遭到其余人恶意驳斥。
“行了行了。”刘备摸着胡须道:
“既然决定要攻打巴西郡的七夷王,这些賨人颇为善战,
地形我等皆是不了解,还需当地人的协助,此事需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