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xbh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討論-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第三更)讀書-e2qh2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吕潇然…
暖風中的我和妳
服了,离开了自己的位面,各种蹦跶?
张新宇、张鱼绮,下一步是不是张新艺、张宇曦,顺便还有张宜兴呢。
排列组合,全都收了!
感觉他有点狂野!
沈梦溪第一眼见到吕潇然,大概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骚货一枚!
下限极底,这样的人混在娱乐圈,绝对如鱼得水!
毕竟娱乐圈大部分人他那样。
潜规则、皮肉交易…
手上有明溪跟公司撑腰,又有梦溪发行支撑。
他就是最顶级的那波人!
真尼玛羡慕…
但一想到自己的腰…
还是算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同样的,沈梦溪只觉得吕潇然太浪…
……
姬慧芙、广木木海风还有值日生1987都是土豆视频邀请来参加戛纳的…
他们三算是土豆影视杂谈区三大UP主,每一位都有50万以上的粉丝。
算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一拨人。
邀请他们来,当然是为了推广《长城》…
让他们做一期视频讲解,算是提前预热一波。
他们当然同意了。
广木木海风一直对戛纳很神往,艺术的殿堂!
而且是国内不能看的艺术!
他接触电影挺早,知道很多关于戛纳的往事…
比如,维吉妮·德彭特和柯拉莉·郑轼编剧兼导演的《Baise Moi》(翻译成《吻我》,或者模棱两可地说,叫做《草我》也成)。
两个年轻女子踏上了类似《雌雄大盗》的性与暴力之旅…
2004年,迈克尔·温特伯顿的《青欲九歌》也是亲市场而非学院的作品。
2006年,卡洛斯·雷达加斯的《天地悠悠》在“导演双周”单元上映后,中年男人和老女人之性又成了热门话题…
去年有一部《爱》…
拯救明末 任国成
離籠 齊雨諾
压根没有剧情,就是一部午夜场3D星爱电影。
堂而皇之在戛纳上映!
广木木海风对这些贼感兴趣,他一直想尝试跟着全世界观众一起看大片…
看了一下今年场刊提供的观影指南,貌似只有《花容月貌》有点艺术性:一个屌丝,被一个高级卖阴少女倾倒,以浪漫化的视角谈论星交易。
这他妈不就是卖油郎独占花魁嘛!
姬慧芙忽然拍了拍他:“…尤里西·塞德尔的《天堂:爱》…”
“谁?”
半壁图 秦晾晾
“一个喜欢拍模特的导演!”
“…我看看!”
广木木海风果断来了兴趣,大概翻看了一下《天堂:爱》的简介,大概明白了这电影讲诉什么——肯尼亚的性旅游业,就跟越南、泰国一条龙一样…
“没的意思…”
自己体验过的…
广木木海风扭头继续看场刊。
“唉!”值日生1987忽然叹了口气。
轻吟暖歌
“怎么了?”
“戛纳越来越保守了!”
两人深以为然点头…
放学时有个女生突然抱住我
当年戛纳公映过《逝去的春光》,影片将十几部1905-1925年间的法国地下青色电影剪辑到一起,原本这些电影本只出现在技院和男人间的交谊会上。
什么概念呢?
就像影院公开放映麻豆、SWAG系列剪辑版一样…
《逝去的春光》在很多国家被禁了,里面有一段特别出格的剧情——女人扮成修女和一只杰克罗塞尔犬那啥…
……
三人回了酒店。
他们三住了一个套间,两个房间,广木木海风和姬慧芙一个屋子,值日生1987住单间…
本来还抱怨梦溪公司不给力,打听了一下电影节期间酒店的价格还有梦溪公司本埠来的人,很多都是两三个人挤一间房,心理平衡多了…
三人先聚集在单间聊《长城》…
目前给出的信息,就是一部爆米花类型的打怪兽电影。
老外来中国帮着中国军队一起打怪兽…
姬慧芙掏出手机,读了一篇要求,然后总结:“他让我从文化传播、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讲诉一下《长城》的意义…”
“有意义没意义还得看电影拍的咋样,非要说意义,那《母猪的产后护理》更有意义!”
“…我也是这么想的!”
“老实说,我对《长城》抱的希望不大!”
“我也担心沈梦溪会拍成宣扬个人英雄主义的电影…”
“听说是架空的历史?”
“肯定要架空啊,不架空,他想被喷死吗?”
国人对大多数对好莱坞大片还是接受的,因为毕竟看个热闹,事不关己。
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历史…
自己人拍的都照喷不误,好莱坞大片,更要喷了!
姬慧芙叹了口气,转移话题:“你们知道我最讨厌的电影是哪部吗?”
广木木海风头也没抬:“《木乃伊3》!”
重生之首席拍賣師
“啊?你知道?”
“你在视频讲解里说过!”
《木乃伊3》把秦始皇塑造成大反派了——朕统六国,天下归一,筑长城以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万世之基!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不可一世的统一华夏的秦皇,就被俩白人给围殴捅死了,然后呢?
那俩白人跑到上海歌舞升平,和琳成了男女朋友过起了所谓西方典雅的上流生活…
真浪漫!
拯救世界只是他们的日常调剂!
“沈梦溪如果敢这么拍《长城》,我直接黑死他!”
“…我也是!”
“俺也一样!”
……
5月15号,戛纳电影节正式开幕。
少不了毯星加持…
其实,你要是了解戛纳历史,就发现范毯星所作所为真的不算出格!
西方好多女明星走红毯的时候,Bar掉了,袒熊露辱,上世纪七十年代,西蒙妮·西尔法甚至果着上身出镜。
对比一下,咱们好歹还披着被单!
没错,红毯开幕,范毯星粉色拖地长裙、张鱼绮深V爆入…
非常用力!
今年主竞赛单元入围的只有《天注定》,其他明星,要么是品牌邀请,要么是电影展映,要么自己花钱买了入场券…
插一句,张鱼绮的红毯邀请函是她的工作室买的,好像花了30万…
网友热议:不靠剧本,不靠演技,靠的是胸器及卖肉本事…
有点夸大了!
人家来戛纳,为的是增加曝光度,好回去捞一笔,跟电影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