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7mk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 愛下-第六百一十六章劫運神碑,宇宙道紀展示-6x8k0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勾陈宫接下来一段时间十分热闹,任鸿接待不少昔年故人。
比如天星道人,这是一尊以星辰入道的大罗仙。他拜访任鸿后,又有昔年的天狐仙子赶来。此外,玉清一脉的诸多同门纷纷过来捧场。
一圈下来,已过百日。
只可惜,无当圣母从始至终没有露面。
“到底是断了情缘,返还本来面目了。”
将访客们一一送走,任鸿问及有关劫运的事。
焦顼:“正巧,还有一位老朋友没有见过,咱们去找他。你要问的事,他比我更清楚。”
他带任鸿飞往娲皇宫地界。
从外界看,娲皇宫占地规模不大,远不如三清境。但走进来才知道,娲皇宫内有乾坤,别有洞天。
花海姹紫嫣红,任鸿笑道:“这里景色雅致,倒是跟玉清境的古朴道韵截然不同。而且——”
远远望去,娲皇宫挂靠的大罗天数量更多,甚至比三清境加起来都要多。而娲皇宫本身透着大道灵光,仿佛是一件先天而成的灵宝。
“挂靠三清境的大罗天,无非是仙道弟子,三清嫡传。而娲皇宫这里,当年的古神道君、三清之外的散仙,还有不少魔尊以及佛陀。只要不属三清体系,大多都在这里。”
將臣僵屍王朝
血河老人座下阿修罗族的几位魔王。佛宗的上百位佛陀,他们的魔国佛国都在这里。
“娲皇宫所在的这片时空,原是娲皇的一件大道灵宝山河社稷图所化。这里景色堪称天下无双。你看……”
焦顼指向远处一座灵泽。
那处灵泽涌起碧蓝海水,无数神鲸、鲲鱼在大浪中嬉戏,气象不逊人间海景。
而灵泽之外,还有一座与岱岳媲美的神山。
两人一路游览风光,又绕过一重重大罗天,任鸿忍不住问:“还没到?你到底想要带我去哪?”
“快到了,你瞧。”
焦顼指着前方迷雾中的黑影:“就是那个。”
此时,二人已至山河社稷图边缘。
再往前,茫茫雾气中若隐若现一尊漆黑方尖碑。神碑高有百丈,上面密密麻麻刻录无数神纹道箓。
“这是劫碑,记录整个宇宙的劫数。”
轰隆——
劫碑下方隆隆震响,传出阵阵海浪拍打的声音。
任鸿低头一看,他眼前已经不是娲皇宫,而是一片类似混沌海的地界。
混沌之气凝聚的浪花啪打在岸上,被山河社稷图转化为先天灵气,滋润灵宝世界中的道景。
“真是混沌海?”
任鸿再去看那座方尖碑。
目前这座神碑已经坍塌小半,但从残留部分依稀能辨认出,这座神碑上面有十二刻度,每一刻度都有一幅画。
第一幅画是太极图。
第二幅画是天地雏形,阴阳分离,乾坤初定。
第三幅画中出现一些形状古怪的神灵。其中最显然的几位神灵中,便有人身蛇尾的伏羲女娲,以及人面蛇身的烛龙。
第四幅面仅仅存在一尊古神——泰皇。泰一,又称太一,乃天一之气所成,万神之主。
第五幅画是人身蛇尾的娲皇形象。她盘坐大地,手托泥土。背景中,杳冥九天有无数神灵,而娲皇身边是一些微小的凡人。
誓不為妃:邪君相公別鬧了
第六幅画是羲皇治世,太昊盛世的景象。
而第七幅画朦朦胧胧,但任鸿依稀看到一些火焰组成的文字。
“这就是现在?”
第八幅画之后的五个刻度,石碑上的画面朦朦胧胧,看不清内容。
“第八幅画,就是所谓的轩辕帝纪?他们所谓的下一劫,就是这个?”
“不错。挂在大罗仙嘴边的下一劫,有两个含义。其中一个含义,就是轩辕帝纪。神农八世之后,合该轩辕主世。”
忽然,混沌海泛起波澜,一层层巨浪拍向岸边,无数先天灵气升腾的同时,也有一些奇怪的玄铁灵玉落在岸边。
焦顼随手将这些东西收拢:“你瞧,老朋友来了。”
混沌海浪中,一头硕大无比的天龟缓缓爬上来。而焦顼所言的“劫碑”就在它背上。
看着劫碑一点点靠近,任鸿感受到大道寂灭,万物毁灭的绝望气息。
不假思索,他祭起净世天火剑护身,往后退了几步。
“太羲?你竟然真成道了?”老龟浑浊的双目看向任鸿,微微点头:“想不到,你居然真能击败那个天孽。看来,这一劫的天道不能成圣了。”
说话间,它口中喷出一阵阵混沌罡风,差点将任鸿掀飞。
求得淺歡風日好
任鸿头顶飞出如意,玉清仙光刷下一片金灯灵花,然后仔细打量天龟。
他神情古怪起来:“怎么是你?”
昔年太羲前往天渊,曾在天渊之下看到一只玄龟。后来颛臾时期又带着焦顼走了一趟天渊,再度和玄龟相见。
但任鸿今生去天渊,并未看到玄龟。他还以为玄龟已死,没想到竟然在娲皇宫。
不,是栖息在混沌?
“你不是普通天龟。大罗天尊?”任鸿打量玄龟:“你的大罗天就是这座混沌海域?”
而且,实力很强的那种。
“算是吧。”老龟缓缓道:“我乃混沌之灵,历劫背负天命。前番虚空诸界崩塌,只能龟缩天渊之下受娲皇庇护。如今万道大罗天将成,便随他们一起飞升此地。”
到底是昔年故人,任鸿蹲在岸边和老龟闲聊。
这老龟的的确确也是一尊大罗天尊,但是跟当世先天大罗法不同。他走的道路乃混沌神魔体系,与太初鸿蒙相似。他们不修宇宙天道,而是将自身转化为混沌生灵。
“对了,焦顼……”老龟看向焦顼。
焦顼微微一笑,掏出一颗宝珠扔入混沌海。
瞬间,宝珠冒出成千上万的鱼龙。
老龟张口一吸,这些鱼龙统统进了他嘴中。
“不错,不错,还是鱼龙最有滋味。”
任鸿看看焦顼,再看看老龟:“你俩关系不错?”
“还成。这些年,多亏他给我喂食。”
他常年隐居混沌海,鲜少外出。每次嘴馋,就找焦顼帮忙打牙祭。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然后,你给他送一些混沌中的灵材?”
想到混沌潮汐刚才送上来的东西,任鸿猛地想起当年祭炼腾影剑的材料。
当初打造腾影剑,使用天渊中的一种神秘材料,非女娲界之属,故可伤太初。而那个材料,便是天龟给的。
如今想来,怕不是混沌中的神铁?
焦顼看到任鸿脸色变化,自然知晓他的心思,干脆点头:“不错,我目前收集混沌灵材,就是打算祭炼一口神剑。准备未来杀你用的。”
呵呵……
“我真是谢谢你了。”
为了杀我,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但仔细想想,如果未来太初鸿蒙卷土重开,恐怕真要指望这家伙。
焦顼笑了笑,指着混沌海不远处的另一座大罗天。那座大罗天回荡潮音,水光漫漫,看上去似是一尊水道大罗仙。
“瞧,那里就是我家。”
他的定海宫就在混沌海之畔。显然有观摩混沌,从而修成“定混沌”的意图。
“你把你的道境弄得跟海洋似得,是打算迷惑外人吗?”
外人见了,恐怕真以为定海大圣仅仅是一尊水属性的大罗仙。
“不是你教的吗?外人面前注意藏拙。”
“咳咳……”天龟咳嗽几声,把二人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这边。
“你俩久别重逢,未来有的是时间相处。现在,先给我吧。说,你们找我干什么?”
“带任鸿过来看看,顺带给他说一下古老时代的事。”焦顼转头又对任鸿道:“我知道的那些古老秘闻,多是龟兄告知。”
天龟历经无数岁月,栖混沌而生,知道许多秘闻。
“龟兄,这次带任鸿来,是为给他解释,何为劫数。”
“劫数?”老龟活动了一下,龟壳上的百丈神碑微微摇晃,有不少落石碎片砸下。
“我背上的劫碑,刻录本宇宙的劫数。本宇宙立十二重大劫,每一劫运过去,我背上的劫碑就会破碎一块。如今第七劫将过,你们看上面的裂缝……”
任鸿仔细打量,劫碑虽然仅仅损毁小半,但其实前六个刻度上,已经布满细小的裂缝。甚至裂缝已经开始侵蚀第七刻度。
任鸿忽然问:“当劫碑完全崩塌后,会发生什么?”
“宇宙会腐朽,整个宇宙沉入混沌,彻底毁灭。”天龟不假思索道:“那时,除大罗天尊躲在万道大罗天外,天地众生难逃劫数。”
他的话引动气机,任鸿冥冥中有感,眼前浮现宇宙破灭的气象。
茫茫虚空浮现无数死寂的星辰,生命在宇宙中彻底消失。然而……一团火光从虚空点亮,将宇宙本身化为灰烬。
地府、天界,无数仙家在火焰中化作灰灰。
那就是未来。
任鸿心中一悸。他的道业体系,大罗道域和天道联系紧密,届时必然逃不过去。
“所以,我的道果然是错了?不,是饶远路?”
焦顼没有吭声。
他的眼界见识不比任鸿强多少,哪敢质疑任鸿创立的新体系。
天龟避世,也不了解外界情况。他看了看任鸿,没有吭声。
过了一会儿,任鸿又问:“宇宙毁灭后,大罗天尊得以存活。那么接下来呢?”
天龟憨憨道:“你们这些大罗仙和我们混沌生灵不同。你们不能适应混沌大道,在宇宙毁灭后必须开辟下一个宇宙才能继续修行。接下来,自然是那几位教主再开天地,让你们回归天道之中继续修行。你看——”
龟壳后面探出小尾巴,轻轻在水浪中一搅和。混沌海的水浪彻底分开,露出这片道境下面的河床。
在沟壑分明的河床中,散落着无数黯淡的碎片。而其材质,与天龟背部的神碑一模一样。甚至有些碎片离得很近,显然专门整理过,依稀能看出神碑的模子。
“这……这是以前的劫碑?以前的宇宙?”
任鸿蓦然醒悟。焦顼提及的古老时代,以及那些大能秘闻根本不是本宇宙发生的事!
而魔祖提及的每一劫,不是宇宙内的定劫,而是每一次宇宙生灭的大罗道劫!
河床暴露,无穷尽的毁灭气息喷涌而出。
那些破碎的神碑碎片彼此勾连,一个个宇宙毁灭的残余力量彻底爆发。
任鸿和焦顼受到气息干扰,大道开始腐朽崩溃。甚至这股崩溃无可扭转,要彻底抹消他们的先天大道。
讓煤炭飛
在这一瞬间,任鸿感知到大罗天尊的死亡征兆。
天龟正要收敛河床,突然一道玉清仙光遥遥飞来,将任鸿护住。随后,也把焦顼身上的劫气打散。
天宝宫,一位老仙往混沌海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睡觉。
木葉神武 有人想打我
天龟盯着玉清仙光,缩了缩脖子。
無盡的夢 壹如既往的我
“怎么是这家伙?太羲转世居然拜入洞真宫了?”
“而且,天宝君竟肯出手庇护?”
天龟知晓众多隐秘,对于天宝君的身份自然一清二楚。甚至,他比其他人更清楚这尊玉清大圣的厉害。
这可是一尊足以和教主媲美的大罗仙。
“太羲这小子好福气啊。那位教主竟然对他这般照顾?而且这可是纯种的伏羲帝子,天然掌控勾陈之位,继承伏羲大帝的遗产。”
玄龟心中犯嘀咕:三劫以来,宇宙寂灭。再无一尊新的大罗仙出世。莫非这一劫,真能迎来一个新人证道?
然后,他看到任鸿滴溜溜的大眼睛在观察河床中的那些劫碑。
那一个个毁灭的宇宙在混沌中彻底失去痕迹,唯有这些劫碑被天龟收留,落在自己的混沌海中。
“别看了,再看你也看不到以前那些东西。那些宇宙的天道早已破灭,不久的将来……你看那个坑。”
天龟小尾巴指向不远处的某个坑。
“那是我为这个宇宙准备的墓坑。”
天龟负碑,他镇守的混沌海正是历劫宇宙的坟墓。
混沌水浪再起,将河床一一遮掩。
“小子们,好好修行吧。你们现在所谓的大罗道果只是水月镜花。接下来好好努力,跨入真道。”
天龟回归混沌:“对了,焦顼小子。下次来,我要吃鲲鱼。”
焦顼神色一顿,然后默默点头:“也成。”
鲲鹏一系的大罗仙不好惹,但仅仅弄一些鲲鱼,应该不难吧?
扭头看向任鸿,任鸿望着混沌海出神。
“怎么,打击有点大?”
“不,挺兴奋的。原来宇宙之外还有天地。我本以为自己即将跨入巅峰,但现在看,大道还远,合该努力奋进。”
对所谓的古老时代,宇宙毁灭,任鸿并无太大实感。
他目前想要做的,是将自己的大罗天开辟十二重,成为天道教主后才回转大罗真道。
任鸿相信,这样一来自己有可能触及更高层次的教主境界。
“太清将这个境界称作混元,娲皇把这个境界名曰造化,老师尊此道境为元始。而我……”任鸿望着混沌海的水浪。
水光中倒映出他的影像:“这个境界就叫鸿钧吧。”
证道鸿钧,方为我道。
……
接下来的时间里,任鸿专心聆听玉清讲道。时不时拉着焦顼往太清境听讲太上法门。
至于上清境,天狐仙子也就罢了,无当圣母在此,任鸿总有些尴尬,所以很少拜访上清境。也就是拜见灵宝大天尊时,前往道宫走了几回。后来他便一直留恋玉清境和太清净,研究天道之理。
转眼便是八百天。
这八百天是按照三清境时间计算,乃太阳道宫轮转一周的循环,类比人间一年。
这日,玉清教主召唤所有门徒入玉虚宫讲述大罗奥妙。任鸿本来想拉着焦顼一起来,但焦顼借口有事离开,并未随行。
所以,任鸿自己坐在角落,一边把玩如意,一边聆听大道。
蓦地——
任鸿气血上涌,当场呕出一口血。
他霍然色变,冥冥中察觉某件关乎自己的大事正在发生。
看了看门口,任鸿打算起身。可前面玉柱道君拍了他一下,默默摇头。
“别闹,老师讲道可不容咱们随便离开。你可不是天宝大师兄,有哪份脸面。”
更别说这次玉清教主专门讲述大罗天道,提出“阐天应命之理”,和任鸿大道呼应。
这摆明是为任鸿开小灶,他这当事人怎么能离开?
“可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清风水师传 舞马长枪
这些年自己听道时,焦顼一直陪着自己。唯独这一次,焦顼借口离开。任鸿心中不安,莫非他有什么事?
三百年前,他们去拜访玄龟时,不是已经把鲲鱼的事了结?
任鸿六神无主,难以听讲大道。
玉清教主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言,继续讲述大道。
直到他法眼看到人间洪水乍起,将神州世界彻底淹没后才停下来。
“此次讲道结束,尔等散去吧。”
任鸿二话不说,化作虹光冲出去。
走出玉清境,他才察觉女娲界中的异变。
一场大洪水淹没赤县神州,连山天下竟在这天灾之中彻底送葬。
“是人间?”
任鸿一脸懵逼。
自己飞升后,专门在昆仑留下布置。那么多仙家,连一场天灾都没抗住?
紧接着,他看到定海剑意所化的水蓝剑光淹没在洪水中。
“焦顼果然出事了?他在人间?”
任鸿不假思索,赶紧从三清境返还女娲界。
大罗天尊进入女娲界很难,但任鸿本就具备勾陈权限,轻而易举回归女娲界。
这一刻,蒙蔽天机突然清晰。任鸿脸一黑,再度吐血,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华胥山方向。
小狐狸,别闹! 轻薄的假象
在那里,一道虹光飞到自己身边。
绕着任鸿转了三圈,然后钻入眉心。
情根,属于宿钧的那一道情根自动融入任鸿体内。
与此同时,纪清媛的情根逼出,遁回昆仑。
而这也意味着一件事,宿钧死了。
“所以,焦顼主动下界,就是为了救他?”
不——
任鸿看向玉清境。老师之所以挑这一天讲道,就是为了让我留在玉清境,隔绝女娲界和我的联系?
其目的,就是让任鸿来不及救人。
因为这一切,都是玉清教主的安排。他要宿钧死,让任鸿安然度过双子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