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ejc熱門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意外的勝利看書-brg8g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雷声滚滚,雨点落在帐篷紧绷的牛皮上,声音好似急骤的鼓点。
虽然只相隔了一条山脉,塔纳利斯是干燥的大沙漠,安戈洛环形山经常淫雨霏霏,偶尔狂风骤雨。
陈.风暴烈酒的运气不算好,十万大军通过加基森的传送门,急行军进入安戈洛环形山,遇到连续多日的阴雨天气。
道路变得泥泞不堪,魔暴龙成群结队走过,一阵阵地动山摇,陈.风暴烈酒的心随之上下起伏。
身为卡利姆多的领袖,奥格瑞玛之主,陈.风暴烈酒的帐篷使用的是上好的牛皮,没让半点雨水渗透进来。
但却挡不住空气中刺骨的的寒意。
“不要吃我。”
陈.风暴烈酒猛的从睡梦中惊醒,这一晚,他无数次梦到萨尔站在面前,张开血盆大口,狰狞的笑着。
即使梦醒了,也感觉到森森的凉意。
卡德加推门进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水:
“大酋长,斥候送来情报,前面的道路冲毁了,军队勉强能够过去,可是我们带来的众多辎重和重武器必须丢掉。”
“连老天都在帮助萨尔么?”
陈.风暴烈酒感觉诸事不顺,愁眉不展,大声咒骂这该死的天气。
卡德加沉默了半晌,建议道:
“我听说萨尔只有五千人,不如派一支先遣部队,轻装减负,通过小路进入希利苏斯,为大军的到来做准备。”
陈.风暴烈酒唉声叹气道:
逍遙在電影世界 申宮若愚
“救世主萨尔战无不胜,又有麦迪文在幕后支持,我这十万大军恐怕都不是对手,先遣部队不过是白白送命。”
女配不好当之穿越任务
犹豫了半晌,陈.风暴烈酒随意摆摆手:
战妃家的老皇叔
“算了,就派出五千光铸兽人,试探下萨尔的虚实,只希望不要败得太惨。”
伟大的救世主名声在外,卡德加同样不看好先遣部队,只能委婉的安慰道:
“光铸兽人虽然有明显的弱点,但他们的忠诚无需质疑,绝不会临阵投靠萨尔。”
陈.风暴烈酒冷笑道:“被萨尔制成硬肉干,和投降也没区别了。”
Hold不住總裁
两人经过商议,选出名为纳兹格尔的将军担任先遣军将领。
纳兹格尔是一头桀骜不训的光铸兽人,曾经多次顶撞过陈.风暴烈酒。
临行时,陈.风暴烈酒叫来了纳兹格尔,严厉的嘱咐道:
“纳兹格尔,你的任务是在希利苏斯建立营地,接应主力部队。选取易守难攻的地形,就地取材,修建一座坚固的营地,无论萨尔如何叫骂,也不要应战。”
纳兹格尔不服气,嚷嚷道:“萨尔只有五千人,还都是些乌合之众,我亲率五千光铸兽人,全都训练有素,岂会不是萨尔的对手。大酋长请放心,若萨尔前来挑战,我必取下他的头颅。”
陈.风暴烈酒气得够呛,大骂道:“蠢货,救世主萨尔无数次以少胜多,曾经单独一人深入百万军中,取下了瓦里安国王的头颅,你岂是他的对手?”
纳兹格尔嘟囔道:“那都是谎言,瓦里安国王并不是被萨尔所杀。”
“你真是气死我了。”陈.风暴烈酒跳起来就要动手,被卡德加拦住。
卡德加耐心的嘱咐道:“纳兹格尔,与救世主萨尔相比,你实在差得太远,就是我们十万大军开到希利苏斯,估计一个照面就被萨尔消灭得干干净净,我们的计划是修建一座城池,然后建造永久传送门,从奥格瑞玛源源不断送来新光铸兽人,用人海战术取胜。”
新光铸兽人虽然智力低下,寿命只有三个月,但胜在繁衍速度极快,而且服从命令,任劳任怨。
星际变态征程 作者:卿卿若渊
纳兹格尔对卡德加一向敬重,点头应是。
五千光铸兽人只携带了十几天的口粮,在纳兹格尔的带领下沿着小路赶往希利苏斯。
一进入希利苏斯,安戈洛环形山湿润的空气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干燥和闷热,让人心生烦闷。
纳兹格尔派出了大量斥候,认认真真选择了一处营地。
————
有水源,背靠大山,两侧都是险峻的山岭,猿猴难攀。
纳兹格尔在斜坡上安营,修建了一道坚固的栅栏,萨尔若是派人来攻,必须沿着斜坡向上攀登。
仔细巡视了营地,纳兹格尔觉得万无一失,于是安下心休息。
夜晚,正当众人睡得正香甜之际,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纳兹格尔急忙爬起来,早就预料到可能有夜袭,故而命令将士和衣而卧。
抓起武器,纳兹格尔跑出帐篷,警报是由暗哨发出的。
纳兹格尔居高临下,放眼望去,一支黑压压的队伍已经近在咫尺。
“那些斥候都在干什么,敌人跑到鼻子低下了,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纳兹格尔一面大骂着斥候,一面指挥士兵们迎战。
仓皇之下,纳兹格尔头脑发热,将陈.风暴烈酒和卡德加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打开营门就往外冲杀。
纳兹格尔持着战斧,身边是他的亲卫队,一路杀过去。
敌人体型各异,艾泽拉斯各个种族都有,穿着更是稀奇古怪,队形散乱,斗志不高。
纳兹格尔没头没脑的冲杀一番,杀得双目血红,眼中只有杀戮,什么都忘记了。
突然发现前面没有敌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杀穿了敌阵。
挠了挠头,纳兹格尔只能转身,再次向敌阵冲杀。
连续三次凿穿了敌阵,直到再也没有敌人站起来为止。
纳兹格尔感觉格外的轻松,似乎没怎么费力。
清点己方的损失,伤亡不足三百人。
战果却是满满的,足足有两千多敌人跪地投降,逃走的大概有一千余众。
纳兹格尔将这两千俘虏用麻绳绑起来,连成串,像是一条大蜈蚣。
将俘虏们赶进一个深不见底的虫洞,纳兹格尔就不管了。
带来的口粮不多,自己人都不够吃,只能让俘虏们自生自灭。
第二天,纳兹格尔才回过味来,不小心违抗了大酋长和卡德加的命令,还好没有酿成重大损失。
至此以后,纳兹格尔老老实实守在营地内,除了偶尔派出士兵寻找吃的,并无其他举动。
半个月后,纳兹格尔吃掉了最后一粒粮食,陈.风暴烈酒才率领大军赶到希利苏斯。
纳兹格尔前去迎接,见到纳兹格尔平安无事,陈.风暴烈酒和卡德加都松了一口气。
高科技军阀
卡德加满意的笑道:“纳兹格尔,一路上我们都担心你中了萨尔的圈套,出营与萨尔交战,看到你平安真是太好了。”
生來愛妳:總裁情深不語
纳兹格尔没敢隐瞒,老实交代道:
“第一晚确实有敌人来攻,被我轻而易举击败了,不过是一群散兵游勇,一冲就溃散了,两千多跪地投降。”
卡德加奇怪道:“希利苏斯怎会有散兵游勇?带我去见见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