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jf8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輪迴樂園-第四十五章:你來了讀書-w34qe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整个古都都化为火域,似是被炸穿了地脉,滚滚岩浆从地下涌出,外加泥土、岩石、残垣断壁等被高温熔化,此地赫然化为岩浆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生灵禁区。
一众契约者都看着这一幕,其中大部分驻足观望片刻后,转身就走,显然是不想参与到此事中,无需了解太多详情,单是看到这阵仗就知道不是好事。
重生毒眼魔 风间名
原本众人认为在此地看戏很安全,但方才看到的那十字形「太阳圣剑」后,他们意识到,此地似乎并不安全。
苏晓没在意散去的契约者们,他一直在等击杀提示,虽说曾有人通过替死的方式弄出‘假提示’,但眼下阿波罗消耗一空,却没有击杀提示出现,果然,灰绅士没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就算这次弄来曙光乐园的‘残骸’,对方依然没将一切都赌在这上面。
或者说,这很符合灰绅士的风格,这么长时间以来,以苏晓对灰绅士的了解,对方的习惯为,先规划好「主目标」,同时也准备出「次级目标」。
当「主目标」因强敌或局势所致,即将崩盘时,灰绅士会假意继续坚持,实际上已转移到「次级目标」,并还会用「主目标」作为诱饵,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让他有时间更好的完成「次级目标」。
这次灰绅士的「主目标」是曙光乐园,那应该是什么「次级目标」,才能与这个档次匹配?
种种猜想在苏晓脑中浮现,他把树生世界的几种特点陈列出:
1.这里为所属于虚空之树的世界,无法通过传送抵达此地。
2.本世界内有很多被雾墙封禁的区域,里面囚困这因深渊之力入侵,所滋生出的怪物。
梦幻科技公司
3.本世界内有大量的深渊之力。
想到这些,苏晓猜到一种可能,灰绅士的「次级目标」或许是深渊之力,那应该是他的后备计划。
灰绅士作为秘偶师,对方应该是不只有一具身体,也正因如此,方才炸掉灰绅士所在的技能升级仓,对方才没死。
准确的说,方才灰绅士身处技能升级仓内,通过曙光乐园得到强大实力的那具身体已经死了,但灰绅士的精神、意识、灵魂并未死去,而是转移到了另外的身体中。
灰绅士布设的「曙光乐园复苏计划」,图谋甚多,但在这计划失败后,对方的后备计划,图谋定然不会太多,或者说,对方后备计划的图谋只可能有一种,就是获取强大力量,凭此在本次的「主计划」失败中活下来。
再或者说,对方是想卷土重来,灰绅士是那种,只要还没死,就不会放弃或颓废的人,对方从不口出狂言,也从不出言威胁,但所做的事却让人如芒在背,寝馈难安。
换言之,苏晓拿出的2000颗阿波罗,把灰绅士的「曙光乐园复苏计划」炸成了灰。
假设灰绅士的后备计划真的是图谋深渊之力,那对方不是在极南的大遗迹,就是在极北的黑森林。
相比大遗迹,苏晓感觉灰绅士去极北·黑森林的概率更高,那边的深渊之力处于「纯净」状态,还未对能量或生灵进行过增益。
还有件事说来愧疚,方才的超级大爆炸中,苏晓把无面人·佩特·佩伯与屠夫·巨罗都给炸死了。
苏晓估计,两者都是来暗杀或袭杀灰绅士的,之前没找到,眼下灰绅士终于露面,两人火速赶来,结果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死于友军的「太阳圣剑」。
苏晓查看方才出现的击杀提示。
【你已击杀屠夫·巨罗。】
星河帝
【你获得憎恨之骨匣·巨血手(宝箱类物品,开启后有一定概率出现负收益)。】
……
【你已击杀无面人·佩特·佩伯。】
【你获得灵宴宝盒·万面(宝箱类物品)。】
……
有些奇怪,误杀猪兄与无面人,没获得灵魂钱币,所得的宝箱也不是正统宝箱,而是偏向于宝箱类物品。
也不知道猪兄和无面人是怎么规避死亡领域,眼下的情况,用巴哈的话就是,只能含泪舔包了。
至于厚葬友军,别扯了,那两位连灰都不剩,曙光乐园的残骸都给炸没,更何况是他们。
不过有一点,苏晓的战争任务并未完成,也就是「再度暗杀曙光」还没完成。
联合没接到蜂的击杀提示,蜂对曙光乐园而言,应该不只是最后一名契约者那么简单,甚至于有可能,眼下的蜂就是曙光乐园的临时载体,毕竟曙光乐园剩余的残骸都被苏晓炸没。
想到这些,苏晓的目标开始明确,他看向前方的火域,因曙光乐园的残骸被炸碎,导致战斗结束,虚空之树已开始干预火域内的情况。
或者说,要不是虚空之树的干预,方才这一下的威力,以及后续所导致的连锁反应,就不是「古都」化为岩浆湖,而是整片大陆都会裂成两块,南大陆与北大陆开始独立。
火域内的温度急速冷却,苏晓以胸膛内融入着太阳之环的状态踏进火域,此地的温度与各类恐怖的有毒气体,已被清楚九成九,这让苏晓除了热之外,没感到其他不适。
死亡领域已经消失,曾被称为不可破坏的S-002·死亡圣杯,方才被炸成气态,事实证明,没什么是绝对无法毁灭的,无非是爆炸物的威力不够而已。
苏晓进入火域的目的有二,捡宝箱,以及确定曙光乐园的残骸是不是被彻底炸没,确定这些后,他会火速赶往极北的黑森林,与灰绅士分个生死。
……
与此同时,奥术永恒星。
一座雄伟的元素超导塔,坐落在建筑群中心,这是奥术永恒星最高的元素超导塔。
位于这座元素超导塔的最顶层,房间内,几名奥术永恒星的高层沉默着,包括首位的至高之人。
至高之人附近的元素波动太强,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与衣着,甚至于无法判断他的性别。
位于几人前方,是一块由魔能构成的荧屏,上面的景象固定在阿波罗爆炸,构成「太阳圣剑」的形状。
“你们估量下,如果……那东西在奥术永恒星炸了,会有什么结果。”
一名神态严肃的老太婆开口,闻言,一旁的凛风王与瑟菲莉娅等人都没说话。
这几人看到的,是从树生世界内传输而来,延时几分钟的画面,眼下奥术永恒星也是树生世界·杀戮竞技的参与方之一,能通过乌鸦女了解树生世界内的情况,属于很正常的事。
凛风王与瑟菲莉娅等人看着暂停在荧屏上的「太阳圣剑」,凛风王愁眉不展,瑟菲莉娅则是眼帘低垂。
如果说他们之前与苏晓是阵营敌对,那现在就成了有威胁的敌对,凛风王、瑟菲莉娅等人不清楚,苏晓还能不能复刻出那种「太阳圣剑」,要是复刻出来,向奥术永恒星投一颗……
想到这点,瑟菲莉娅的眼角抽动了下,她始终想不通,之前明明单手就能掐死的敌人,却在不算长的时间内,成长到如此程度。
更关键的是,今年的「奥法庆典」快要召开了,如若在庆典当天,奥术永恒星遭到此等袭击,后果不堪设想。
显然,这次苏晓弄出的「太阳圣剑」,让他在奥术永恒星的敌对等级蹭蹭飙升。
“瑟菲莉娅,那位药师的情况,你调查的怎么样?”
凛风王故意岔开话题,眼下他们拿苏晓的确没太好的办法,纵使施法阵营在虚空有通天之能,苏晓不来,他们也没办法。
在凛风王看来,方才看到的「太阳圣剑」固然可怕,但奥术永恒星有多重防御措施,在场的众人都看出,那种可怕的爆炸物有诸多弊病,很长的引爆时间,以及引爆后,那种夸张到隔着屏幕都能感知到的威胁感。
况且他们与苏晓的恩怨已不是一天两天,眼下至高之人都没直接下达命令,定是有所考虑。
“还在联络阶段,白牛手下的那些人,你们应该知道的。”
瑟菲莉娅说话间倍感头疼,前一段时间,白牛麾下的势力,以蛮不讲理的方式涉足药剂售卖生意,这导致白牛势力和羽族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最初时,奥术永恒星没在意这点,他们与炼金大师·树贤者长期合作,但在之后,一种很适合施法者饮用的药剂流传开,奥术永恒星的高层们开始重视起来。
当他们拿着样品药剂去找树贤者,树贤者虽强装淡定,但眼中那‘卧|槽!这药剂怎么调配出来的’目光,让奥术永恒星的高层们知道,这次可能是中头彩了。
相比成品药剂,奥术永恒星的高层们更在意调配这药剂的药师,如果能把这位药师请来后供起来,后续这类药剂就不愁了。
负责这件事的,正是法师贤者·瑟菲莉娅,她最近一段时间可谓是操碎了心,那名药师显然是在与白牛合作。
白牛是谁?这是虚空的黑暗世界皇帝,专门从事各类灰色产业,或是不法勾当,势力方面固然弱于奥术永恒星,可白牛手下全是亡命徒,没人愿意和这些亡命徒刀刃见血,不值得。
眼下瑟菲莉娅就面对这种情况,白牛的那些手下,见了她都客客气气,客气是没错,可办事效率极低,对那位药师的消息,更是含糊其辞,只透露出「圣焰」这个代表性的称呼。
想到这点,瑟菲莉娅抬手轻揉眉心,一旁的凛风王见此,皱起眉头,说道:
“瑟菲莉娅,你这次是要去请药师,到时别摆出张死人脸。”
闻言,瑟菲莉娅的面色一黑,她与凛风王向来不睦,没有至高之人在上面威压着,她与凛风王早就闹翻。
“怎么去请药师,我比你更清楚。”
“到时你得微笑,你看,你除了年龄大,还是很有姿色的。”
凛风王笑着开口,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
瑟菲莉娅盯着凛风王,之后把目光转向至高之人,意思是,对方要是不让凛风王收敛点,她现在就出手,让对方知道黎元素会衍生出怎样的近战能力。
留意到瑟菲莉娅的目光,周边因元素波动而缓慢扭曲的至高之人点了下头,意思是让瑟菲莉娅在请药师时,要礼貌相迎,别板着长脸,如若能请来那名药师,说奥术永恒星是如虎添翼,也不夸张。
见至高之人赞同了凛风王的意见,瑟菲莉娅叹了口气,决定回家后练练,她已经忘记微笑是什么表情,为了将那位药师迎来,瑟菲莉娅认为,除去拉拢所拿出的各类珍宝,这点额外的付出,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瑟菲莉娅深思熟虑后,决定最好是在「奥法庆典」几天前,就能把那位药师邀请到奥术永恒星,让那位药师暂住几天,到时刚好能赶上「奥法庆典」。
「奥法庆典」无疑能最大限度体现出奥术永恒星的实力、财力、影响力,以及凝聚力,赶在庆典当天,对那位药师抛出橄榄枝,简直完美。
空间之农女的锦绣庄园
想到这点,身穿金白色法袍,戴着兜帽,只露出下半边脸的瑟菲莉娅,脸上浮现几分微笑,来了此提前预演。
也不知道,如果瑟菲莉娅知道她要迎接的那位药师就是苏晓,她会不会气的当场离开这美丽的世界,正所谓,世事难料。
……
一跃众生
树生世界,古都遗址,现·大岩浆湖区域。
苏晓站在岩浆湖的中心带,他脚下的岩层约有10公分厚,已被炙烤到犹如烙铁般通红,更下方是岩浆。
咔咔咔~
晶体层在苏晓右臂上构建,他的手探入岩浆内,捞出枚骨质的方匣,这是猪兄遗留下来的宝箱,至于无面人的宝箱,方才已经找到。
苏晓看着手中的骨匣,悼念猪兄0.5秒后,将其收起,猪兄的确强,产出的宝箱类物品,都是这般的精致与贵重。
来到曙光乐园残骸方才坐落的位置,一大片灰白的残渣浮在岩浆上,苏晓激活临时获得的扫描权限,扫描了几次,确定没异常后,反身向火域外走去。
蓝色青春恋 千千寒
出了火域,苏晓发现,除了布布汪与巴哈,其他看热闹的契约者都离开了,岩浆湖把北大陆与南大陆彻底隔开,眼下契约者们都位于南大陆的「蘑菇村」、「贝城」、「大遗迹」这一带。
正因如此,苏晓才怀疑灰绅士去了北大陆的黑森林,之前安德森开始传教太阳信仰后,武力传教的效率不是一般的快,现在蘑菇部族与鬼族,外加其他十几个族群,全都在北大陆赞美太阳呢。
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或许是因为树生世界长时间处于危险中,这些信仰太阳的智慧种族,变的团结、极端,以及排外,不信仰太阳的,在它们看来都是异教徒,必须得将其捕捉,感化一下。
也难怪它们如此,这些种族长时间挣扎在生死线上,眼下终于有能稳定活下去的机会,当然会表现的狂热。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通过世界联络平台,已有多名参战者自述被太阳疯子逮住的经历,不打不骂,每天好吃好喝,但就是无穷无尽的絮叨与劝解,并且还不让睡觉,什么时候赞美太阳了,才算是成为自己人。
也正因如此,苏晓没去接触那些太阳信徒,他可不认为,拥有太阳之环的自己,去见那些狂热的信徒是好事。
首先,他体内没有太阳之力,一个体内没有太阳之力的人竟然拥有太阳之环,那些太阳疯子说不准会做出什么。
走出火域,苏晓单手虚按在胸膛前,从体内剥离太阳之环,在太阳之环离体的瞬间,身上的火纹尽数消退,他又恢复之前的模样。
苏晓呼出口热气,感知自己体内的情况,脏器内有残存的信仰之力·太阳,但问题不大,活着返回轮回乐园后,支付灵魂钱币清除一下即可。
苏晓取出古老神像,将其激活,周边的世界化为暖色调的浓雾,浓雾散去时,气温转冷,周边的光线黯淡,环境昏黑,黑森林到了。
一股冷风吹过,苏晓穿上原本的着装,看向前方的初始之树,这颗巨树已化为焦炭,大片木炭漂浮在半空中,发挥出最后的职能。
初始之树原本所在的地方,一道十几米宽的地洞通往下方,这里原本是大树洞,此时已经被毁。
苏晓跃下,借助巴哈减速几次,成功抵达大树洞之底,走进前方的长廊内。
过了长廊后,苏晓停步在女王寝殿前,寝殿内有活物的气息,这让他把手按在刀柄上,才抬步走进寝殿内。
寝殿内没其他变化,只是在墙边靠坐着名小老头,他的形体枯槁,手臂犹如枯树枝般,鲜血顺着他的山羊胡滴落。
感知到有人来,山羊胡老头抬起些头,以濒死之人的虚弱说道:“你们这些猎杀者,鼻子可真灵,不愧是专业的猎人。”
山羊胡老头略显神经质的笑了,他的胸膛处有一道破洞,里面的心脏不翼而飞,伤口流出金色血液。
这老头是违规者,名叫波戈斯,之前苏晓险些栽到他手中,这老家伙能超远距离增益他人的运势,正所谓水满则溢,当被波戈斯增益到一定程度后,运势会枯竭,之后迎来极致的厄运。
波戈斯在苏晓这惨遭滑铁卢,他对苏晓运势进行了猛攻般的增益,在他连眼球都要瞪爆,想把苏晓的运势增益到「水满则溢」时,他发现事情不对。
做个简单的比喻,其他人的运势容量是一个水杯,那么苏晓的运势容量就是个水桶,这是成为灭法者必定要接受的,灭法者的运势,连幸运女神都没得办法,因为这事,幸运女神还挨过打。
对于其他人来讲,10毫升的运势,就能把水杯加满到刻度1的运气,可这10毫升运势倒进苏晓的水桶里,连个底都铺不满,距离刻度1的运气差得老远。
这就是灭法者的问题所在,上限高,下限也高,否则怎么可能以‘灭法公式’去收集资源,一个个都是老倒霉鬼了。
波戈斯之前所做的事,也就是增益苏晓的运势,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相当强,把苏晓的运势临时增益到半桶水的程度,可在这同时,我们的波戈斯老先生差点被累断气。
此时濒死的波戈斯,终于见到苏晓这位正主,他以略带敬仰与无法理解的目光看着苏晓,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可,真是个倒霉鬼啊。”
“……”
苏晓的拇指抚过刀柄末端,刚要拔刀,瘫坐在墙边的波戈斯说道:
“没错,灰绅士在黑暗之域里,真让人惊讶,他的计划居然失败了,最终,他选择迎向深渊,明明知道深渊有多可怕,却依然迎向了深渊。”
波戈斯干哑的笑着,之后不再言语。
中國制造之雇傭之王 兵不血刃
苏晓皱起眉头,此人浪费了他30秒钟,原本认为对方将死会透露些灰绅士的情报,结果都是废话。
一根晶体刺在苏晓手中构成,他随手一甩,将波戈斯的头颅钉在墙面上,杀戮功勋+1。
苏晓没猜错的话,此人是灰绅士故意留在这濒死的,以此当做临时眼线使用,这老头的心脏被夺走,胸膛处的伤口淌出金色血液,联想到对方是幸运系,也就是说,得到那颗心脏的灰绅士,应该得到了一种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运势的手段。
女王的床榻前,通往地下的台阶已经显露出,失去了黑雾笼罩,这代表「黑暗之域」内的深渊力量被大量吸收。
吸纳深渊之力虽不是良策,但作为主计划失败后的后补计划,无疑是很优秀的,都要败了,付出一定代价获取力量,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换做是苏晓,也会这么做。
再者说,魔鬼族被深渊之罐祸害那么多年,一样尚存,只要不以作死的方式吸纳深渊之力,这力量是不错的选择。
苏晓没分析错的话,灰绅士的核心能力之一,是对方有两个本体,眼下对方的一个本体被灭,另一个本体再死亡的话,就要迎接死亡的到来。
如非必要,灰绅士不会控制两具身体都进入树生世界,但这次他不得不这样做。
苏晓顺着寝殿内向下的台阶走进「黑暗之域」,他身旁的布布汪、巴哈,一个融入环境中。另一个进入到异空间内,都做好战斗准备。
黑暗之域内的变化很大,黎明镇已经全部消失,只留下地上的灰白色岩层。
周边的地面上插着各类锈迹斑驳的武器,苏晓沿着地上的岩石路行进,到了尽头时,是向上的粗糙台阶。
苏晓一步步向上,通过一层黑雾墙后,前方豁然开朗,重返外界,或者说,这里是黑森林最里侧雾墙的另一边,是原本被封禁的区域。
葬禮
天空中乌云密布,闷雷轰鸣。
苏晓站在一处百米宽,不知道有多长的岩石台上,两侧是平静的水面,周边一大片水面,连个涟漪都没有。
百米宽,跨过整个水域的岩石台很平摊,这宏伟建筑,是古时代的亚达人所建。
苏晓向前看去,位于前方几百米处,一道身影仿佛立于水天之间,风起,大片涟漪在水面上荡起,此景宛如老友见面般,但在下一刻,这幅景象被打破。
咔嚓!
黑色雷电划过苍穹,那道立于前方几百米处的身影正是灰绅士,他面带笑意的看着苏晓,丝毫没因计划被阻有所愤怒,他的眼底变得漆黑,双瞳化为暗金色,配合他倒梳的发型,以及右眼前戴着的单边眼睛,给人种独特的魅力。
“你来了。”
灰绅士语气平缓的开口,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周边水面上的涟漪忽然静止,原本清澈的水面,在一瞬间变成纯黑,几十道身影从黑水中缓缓升起,这些都是灰绅士的秘偶。
铮~
苏晓拔出腰间的长刀,他能感知到,灰绅士还保留一部分在曙光乐园内得来的强大,外加深渊力量的深邃与黑暗。
天空中的雷声不知何时平息,乌云散开些,一道半米宽的阳光映下,映照在苏晓与灰绅士之间的黑色水面与石台上,如同将双方分隔开。
死战,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