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ep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ptt-第196章 這張臉讓她垂涎讀書-igqzh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早上睁开眼睛时,蓝阳阳第一时间给支临冥发了早安。
回到大明當才子 吳老狼
他的生活作息很规律,平日里都是秒回的,可今天却没有。
蓝阳阳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说不定他是上卫生间忘记带手机了呢?
可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等到他的消息。
拨通他的电话,铃声响了会儿才接听,传来他沙哑又疲惫的声音,“懒羊羊,早安,刚才没看到你的微信。”
“你的声音怎么回事?是不是又加班到很晚啊?”蓝阳阳有点心疼,“工作再忙,也要好好休息啊。”
“嗯。”支临冥轻轻答应了一声,听着她软绵绵的声音,心中的想念如潮水一般袭来。
“所以,你到底加班到几点的?”蓝阳阳有点严肃的问他,她已经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监管支临冥,不能再让他拼了命的工作。
“通宵了,天亮的时候刚睡下。”
蓝阳阳的心狠狠地揪住,怪不得不回消息,原来在睡觉。
她有点自责,“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对不起啊。”
“没事。”支临冥淡淡说道,“反正,睡得也不深。”
“支支。”蓝阳阳叫他的名字,脸上浮现了笑意,“不用为了早点回来见我,就不顾身体健康拼命加班啊,反正我一直都在,不会跑的。”
“好。”
支临冥的心情有点烦躁,静默了一会又说,“昨天实验室里的技术人员心脏病突发死亡了,我可能还要晚几天才能回去。”
死掉的是实验室里的核心技术人员,昨天在去实验室的路上,遇上了劫匪,大白天抢夺他的手提包,他就追了上去,结果因为跑得太急,心脏病突发,没能抢救回来。
双炎少年 静风
这件事发生的实在突然,眼看着研发就要成功了,结果现在只能被迫暂停,支临冥处理了一晚上,天亮的时候才得了空,睡了片刻。
蓝阳阳突然感觉有点无力,因为自己帮不上他什么。
“支支,失败了也不要紧,谁一辈子没失败过呢。不管成功与否,我会支持你的!”
支临冥笑而不语,道理他都懂,但他真的不想失败,一点都不想。
“那你再睡一会吧,我要起床上班了。”蓝阳阳又说,“想你,么么哒,拜拜~”
她最近工作也十分努力,早上都不迟到了,对此,秘书小王是感动的稀里哗啦。
夢裏薔薇花開
蓝阳阳一到办公室,小王就过来了,先是汇报了一下行程。
她听完很是满意,“所以,简而言之就是今天只有一个会议,其余时间可以睡觉,是吗?”
小王愣愣的点了下头,“可以这么说吧,不过……”
五胡戰史 周顯
“还有什么?”
“有一个C市的商人联系我们,说要做C市的总代理,还想跟您面谈。”
蓝阳阳一听顿时精神了起来,C市不就是支临冥出差的城市?如果自己现在过去的话,还能给他一个惊喜呢!
“去,当然就去!现在就去!”蓝阳阳开心的不行,立即开始收拾东西。
她带上了松晓娇一块儿去出差,因为她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东西,所以需要松晓娇在身边帮忙拿主意。
扑倒太子殿下
当天下午她们就坐上了飞往C市的飞机,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落地了。
蓝阳阳让松晓娇先去酒店入住,自己则是直奔支临冥的酒店。
来之前她已经想法设法知道了支临冥的房间号,可是,房间里却没有人。
敲门了许久都没人开,蓝阳阳差点忍不住给他打电话,幸好有个阿姨过来打扫,顺便问了一下。
“阿姨你好,我想问一下这个套房里的人是退房了吗?”
虐愛撩人:邪魅總裁請自重
阿姨看她长得可爱,笑道:“没有,这个房间里住的人好像是个大人物,据说是去参加什么科技论坛的酒会。”
“谢谢阿姨。”蓝阳阳道谢,接着又给徐助理打电话,他肯定最清楚支临冥的情况了。
她想方设法套话,却没想到徐助理也挺精明的,狡猾的跟狐狸似的,什么都套不出来。
无奈,蓝阳阳只能坦白,“行吧,我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在C市,我要悄咪咪的去见支支,要给他一个惊喜。”
徐助理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我就说,蓝小姐肯定有目的。”
超級全能王 真庸
“废话少说。”
徐助理把酒会的地址告诉了蓝阳阳,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连忙说:“蓝小姐,帮我个忙,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这要是让支临冥知道蓝阳阳偷偷跑去C市,他就是失职之罪。
蓝阳阳满脑子就是给支临冥惊喜,没想到更深一层,连忙答应了,“好,你也帮我保密。”
两人达成约定,她愉快的打车去了酒会。
酒会的地址在一个私人庄园,庄园很大,内有人工湖泊、树林和高尔夫球场,还有两栋漂亮的联排别墅。
别墅内,酒会上播放着舒缓的轻音乐,科技论坛的核心用户都在这儿了,统共二十人,这些都是目前国内最顶尖的人才。
其中有五个女人,剩下的都是些男人,正在小声交谈着。
支临冥静静的坐在一边,修长的手指握着红酒杯,轻轻摇晃着,冷白的灯光下,他的面容也异常冷漠,俊美的脸如精雕细刻的艺术品,深邃的眸光正看着杯中的红酒,心中却思念着远在宁市的蓝阳阳。
猛然间,一股木质的香水味飘进他的鼻子里,支临冥蹙起了眉头,抬头看去。
“帅哥,怎么光看着酒杯却不喝?要不,我请你喝?”女人坐在她身边,将自己杯中的红酒倒进了他的杯子里。
支临冥顿时一阵恶心,放下了酒杯,用低沉又阴冷的嗓音说了个“滚”字。
“咳,这么多年没见了,脾气还是没变。”女人叹气,将自己杯中仅余的红酒抿下去。
支临冥这才瞥了她一眼,只觉得眼熟,但没想起来是谁。
“记得我吗?”女人轻轻一笑,看他表情不对劲,顿时失望了,“不是吧,我们也就三四年没见,就忘了?师弟,你这样,我可就要难过了。”
支临冥似乎想起来了,读博时的师姐——卫婧姗。
“有事?”他冷冷问。
重生溺寵冥王妃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好歹是老同学,叙叙旧不行?”卫婧姗靠在沙发上,打量着支临冥的侧脸。
这么多年不见,他这张脸,依旧让她垂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