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oxm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浪潮之巔 佛即心兮-第一千二一零章 這是什麼仇什麼怨看書-fdppg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方辰略微一沉吟。
便毫不犹豫的说道:“看来,阿伦·拉奥你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吗?”
见方辰答应的这么干脆利落,阿伦·拉奥等人顿时愣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脸上更是阴晴不定。
阿伦·拉奥这次之所以专门赶着方辰来到申城局视察的时候,也过来,其实就是为了专门恶心一下方辰,出一口恶气的。
之前在万门程控机的战争中,他实在是被方辰欺负的太狠了,不过短短的两个月,他以前的老东家,朗讯就被打的落花流水,连一台新的交换机订单都接不到,全部都被擎天通信给抢走。
嗯,没错,他已经改换门庭了。
他现在是高通公司的大中华区负责人,总经理。
而这完全就是拜方辰所赐!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在万门程控机的竞争,输的太厉害,他也不会被朗讯总部召回责骂,更不会丢掉华夏区总经理的职位,去给别人做下属,收入待遇直线下滑。
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作为败军之将,他失去更多是尊严和尊重。
最终还是通过朋友介绍,得知高通公司扩张业务范围,招聘熟悉华夏情况的高级管理人员,他才能够摆脱在朗讯坐冷板凳,过着待遇低,收入少,没有尊严的日子,并且重新回到华夏。
可虽然都是回到华夏,并且名义上还升了一格,从华夏区变成大中华区的总经理。
但要知道,朗讯是世界前一百强的大通信企业,历史悠久,背靠现代通信的发明者,聚集十多位诺贝尔得主,拥有两万五千件发明专利的贝尔实验室,其前身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更是通信业的巨无霸,一度曾称霸世界最伟大公司之名。
可高通公司呢?
不说名不见经传吧,但一个成立才八年,前年才上市的小公司,在美国着实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黄金狼窝
有可能在纽约市,随便喝杯咖啡,对面的人就是这种公司的创始人,或者CEO。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投资好文】即可领取!
不过,加入高通公司之后,他突然发现,以他在通信业从业二十多年的经验来看,这高通公司虽然小归小,但是技术实力绝对不弱,而且发展前景良好,未来很有可能成为美国几大通信公司之一。
他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但不管是机缘巧合,还是因祸得福,都不会改变他对擎天,对方辰的恨意和厌恶。
毕竟如果本就过着优渥的生活,又有几人敢于置死地而后生的去冒险?
哪怕是天大的机缘都不会。
但这种心思,他本来也就只能藏在心中,甚至觉得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为自己,向擎天把这份怨怼报复回去。
毕竟擎天通信的主业是万门程控机,而高通公司的主业是卡车定位系统和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两者之间,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
所以两家公司之间,也很难形成竞争关系。
毕竟想要竞争,首先要两家的主业是同一类产品才行。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除非高通公司下沉到万门程控机,又或者擎天上升到2G网络技术标准。
似乎听起来,这些并不无可能。
但实际上,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首先说高通公司下沉到万门程控机。
的确,万门程控机的技术对于高通公司来说并不算什么。
哪怕现在没有,但只要有心做,随便收购一套成熟的技术,然后稍加改变,吃透所有的技术要求,他相信以高通公司的实力,三个月左右就能拿出来第一台完整的样机出来。
但问题是,万门程控机已经是十来年前的产品,对于现代社会而言,简直就是老掉牙没人要的东西。
可以说,现在除了华夏这样,电话普及率低到可怜,甚至令人发指的发展中国家以外,几乎没有国家会大规模的建设万门程控机的。
修真妖孽 磨枪
没见连业内在万门程控机上产能,第一的富士通,第二的东倭电气,第三的朗讯都统统大量减产了,将生产线挪用到别的产品上。
可以说,现在全世界成规模的大型通信设备企业,也就擎天一家在以万门程控机为主业,并且高速前进着。
他离开朗讯有一阵子了,也不怎么关注万门程控机的生产销售情况,但是根据之前的数据,他估计现在以擎天通信的万门程控机产能而论,擎天通信应该已经超过了朗讯,甚至坐三望二了才对。
何源相思
高通公司更不会花大力气做这么一个已经淘汰的玩意。
而只能指望擎天通信有一天能升上来,做2G通信技术标准,这同样也是天方夜谭般的不可能。
擎天通信连万门程控机都才刚量产一年多,凭什么能在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上,追赶上高通的脚步,跟高通形成所谓的竞争关系。
他觉得能在五年到十年左右的时间,擎天通信搞出来自己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就不错了。
可那个时候,说不定高通公司就已经做出来未来的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了,再次将擎天通信给落到十八条街以外。
然而就在他觉得,一辈子无望报仇的事情,一个惊人的消息传了过来。
那就是擎天已经有了自己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并且同样在申城局申请开通了实验局。
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后来了解到,有华夏的高层人物为擎天通信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说了话,表了态之后,他一瞬间就全部明了,甚至还不由生出了莫名的感叹来。
这有权才是好,有权了之后,连擎天通信这样一个在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上一穷二白,创办时间也只有区区不到三年的新公司,都敢号称自己拥有2G网络的全部技术标准,以及建设能力了。
尤其是更进一步的调查,知道擎天宣称自己所拥有的是2.5G网络之后,更是如此。
全世界这么多科学家,研究移动通信网络研究了十好几年,甚至二十年了,都不知道什么是2.5G网络,2.5G网络怎么实现,跟2G网络相比能有什么新功能可以达到。
擎天通信就宣称自己拥有2.5G网络的技术标准,这不是扯淡,又是什么?
在他看来,擎天通信就是弄了一个更先进,更高大上的名头出来骗人而已。
如果他们现在用的是第五代移动网络,那他觉得方辰就敢起个5.5G网络出来。
反正都是吹牛吗,怎么着都行。
但不过,他可以理解方辰的这些所作所为。
并且他不是在说反话,他的确能够理解。
之前朗讯,富士通这八家通信企业被擎天通信打的那么惨,可谓是一败涂地。
但同样的,擎天通信也不会好过,朗讯那么低的价格都没有利润,并且还要赔本。
擎天通信的售价比他们还要低的多惨,又怎么可能挣得了多少钱,说不定像他们一样还赔了不少钱才对。
既然赔钱了,并且将竞争对手也都消灭的七七八八了,再加上方辰在华夏还拥有这样的地位和庞大的关系网。
那么寻个名头,挣点钱弥补自己的损失,也就在理所当然之内了。
说真的,如果扪心自问,如果将他换做是方辰的话,他也会这么做,甚至做的比方辰还要过分的多。
但易地而处,他也会这么做是他会这么做,并不耽误他听到方辰的到来,就上杆子跑过来,恶心方辰。
毕竟他现在无法变成方辰。
等什么时候,他变成方辰了,那他再为方辰考虑吧。
看着阿伦·拉奥这幅,嘴角含笑,但眼神中却时不时传来一丝凶厉以及滔天恨意的模样,方辰的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诧异。
他记得以前阿伦·拉奥不是这样的才对,相比于土井亮和毛利小六郎这两个货,阿伦·拉奥显然有理智的多,也知道什么是克制。
虽然土井亮和毛利小六郎的表现不尽相同,但在方辰的眼中,两个都具有东倭人深深所特有的狼性,对外对己都十分残忍。
只不过这两个人,一个人表现了出来,一个人隐藏的深一点而已。
过了数息,阿伦·拉奥突然一脸微笑的笑着说道:“像方总这样的大人物,自然备受关注,更别说还是乘坐私人飞机,来申城亲自检查工作了。不过相比而言,我更知道,方总您搞出来的这个2.5G网络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了,如果您不愿意回答,又或者说不想回答,都无所谓。”
阿伦·拉奥突然面色一收,皮笑肉不笑的的说道。
“这个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核心技术不能讲而已,而我相信阿伦·拉奥你所谋求的也不是这些,要不然脚底流脓,头顶长疮的间谍,又有什么区别?”方辰笑着说道。
闻言,阿伦·拉奥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整个人的精神随之紧张了起来,就如同一阵寒风扑来似的。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方辰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在说他是打探消息的间谍。
紧接着一股炙热的怒意,从他的心中冉冉升起,直透头顶。
且不说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刚才那话只是为了调侃恶心方辰,揭开擎天通信究竟有没有这2.5G网络技术标准的真面目。
就算他做了,也无所谓,更不应该受到指责。
发达国家看上发展中国家的技术,那是看得起发展中国家。
只有发展中国家看上发达国家的技术,那才叫做盗窃,剽窃知识产权,十恶不赦,需要送到地狱,与撒旦为伍,被上帝扒皮抽筋,鞭打一百万年。
没等阿伦·拉奥说话,方辰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径直说道:“的确如此,擎天通信将2.5G网络搞了出来,并完成了所有的技术标准。”
“可以说,一场2.5G网络变革的大幕,正在徐徐的展开着。在未来世界,应用范围最为广泛,覆盖人群数量最多的必然是2.5G网络,而这些2G网络的设备,基站,机房最终只能沦为无人问津的垃圾而已。”
方辰指着朗讯,高通,爱立信,西门子,摩托罗拉这五家的建设工地,毫不客气的说道。
阿伦·拉奥不由面色剧变,放肆!
方辰实在是太狂妄自大,大言不惭了。
一个生产万门程控机的小企业,竟然敢说自己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比他们五家还要先进,并且还说他们这些机房和基站等等,居然是丝毫没有作用的垃圾。
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生气,?
夜色迷迭香 奕羽七公子
但方辰自己内心深处很清楚,他说的这些全部都是实话。
漢血丹心
蜀山奇遇記
在前世,别看全球的2.5G基站,只有不到八十万个,是4G基站的一个零头,5G基站一个零头的零头。
但论起覆盖面积,最广的,依旧是2.5G基站。
没办法,一座2.5G基站的覆盖面积就抵得上一百座4G基站,四百座5G基站,这4G基站和5G基站要建造多少,才能比得上2.5G基站的覆盖面积。
可以说,在2.5G基站没有拆除之前,在一些信号不好,又或者干脆就是深山老林的地方,能收到信号的也就是2.5G的网络信号了。
总不能,人手一部卫星电话吧?
寧為欲碎
这卫星电话除了花费巨贵,没有任何推广的价值,然而最重要是的并不好用。
“方董,您还是以往的自信,但不知道您这话里有几分是真实的。”
这时候,另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白人男子,也在一群人五颜六色,啥人种都有的队伍,簇拥下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方辰不由咧了咧嘴,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人缘,要不真是好的出奇,要不就是被万人唾骂,狠的牙根痒痒。
要不然的话又怎么能这么多人屁颠屁颠的过来怼他。
“这位,你嘚吧嘚吧的过来怼我,总要告诉我,你是谁吧?”
方辰捂了捂头,有些头大的说道。
他现在觉得自己就跟一条臭了的大鱼,然后被闻到腥的猫给围到了中间。
不对,他们不是猫。
如果将他自己比作鱼的话,那这群玩意顶多就是一群蚂蚁,整日里异想天开的想要把他给搬回家,大卸八块,大肆朵颐。
但问题是,这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