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笔趣-第七十五章 明天我就死【月票10900加更】讀書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蒲关山直接噎住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没这么恶毒的……
“左小多,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左小多大笑:“我遭不遭报应,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确定,你已经遭报应了!哈哈哈哈……”
“蒲关山,你的家人,全都被我杀了!你痛心吗??来杀我啊!我给你机会,可你特么不中用啊!你没这本事啊!”
“你这窝囊废!”
“除了出卖,除了阴谋,你还会什么?还懂得什么?”
左小多哈哈狂笑,迎着蒲关山几乎要疯掉的眼神,鄙夷的道:“明天,决战!你能杀得了我?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我呸!看不起你!个傻叉!软蛋!怂货!这么骂你,你敢动手?!”
噗!
蒲关山仰天喷出一口血。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左道傾天 ptt-第七十五章 明天我就死【月票10900加更】看書
咬牙切齿,愤恨欲死的道:“明日午时,鬼泣崖!左小多,胜败生死,一战终决,恩怨情仇,当场了结!”
“痛快!”
左小多仰头,看看风向,哈哈大笑,道:“明日午时,鬼泣崖!十场生死战,一场决战,大家都是男儿,没那么多的婆婆妈妈!能来的都来,一战,了恩仇!”
蒲关山与两位道盟飞天同时一声厉喝:“一战,了恩仇!”
官山河说的慢了,急忙大吼一声,声震长空:“一战!了恩仇!!!”
“哈哈哈哈哈……”
左小多一阵大笑,转身飘然落地。
转身的那一刻,给官山河传音:“想办法将你的家人藏起来,明天一定不要让他们去战场,你明天去之后,记得不要跟其他人站在一起,可以站在最边缘的位置,又或者是靠近我们这边的最前线!”
官山河声色不动,早已经将叮嘱记住心里。
天空中,蒲关山等四人,也是转身离去。
官山河有意无意地走在了四人的最前面,看起来,怒气冲冲,杀气腾腾,血贯瞳仁,不共戴天。
光看这气势,真真是迫不及待的回去收拾收拾,想要往赴决战之地了!
左小多回去,玉阳高武老校长顿时迎上来:“小左啊,你这决定,有些冒失了!”
李成龙赶紧上前:“哈哈哈……老校长,我们左老大,心中自有定计,您放心就是。”
老校长:“???”
“可需要什么战术安排,阵型排布之类的么……”
“不用不用,对付对方那些个残兵败将,乌合之众,哪里还需要什么安排战术……太看得起他们了……”
“啥也不用?”
“啥也不用!”
“……”
玉阳高武上上下下的所有人等,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感觉自己风中凌乱,有如身坠五里雾里。
还有这样安排决战的?
和敌人敲定好了决战事宜,然后大家一起回去睡大觉?
这是养精蓄锐,还是在开玩笑吧?
如果是开玩笑,那就是在拿我们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啊!
“放心吧。”余莫言与独孤雁儿表现得比李成龙还要更加的信心满满,开口安慰老校长:“您老人家就放宽一百个心,我们左老大向来谋定而后动,从来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要是没有必胜的信心,他连和人家约定都不会约!”
“但这必胜的把握在哪里……”老校长百思不得其解:“看来你俩知道?”
余莫言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啊。”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七十五章 明天我就死【月票10900加更】分享
“不知道你怎么就这么有信心?”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余莫言回答的发乎内心,甚至还有几分反问,不理解的味道。
不知道我就不能有信心了么?
这是什么道理!
至此,老校长彻底无语。
“咱们安排,你们晚上偷偷练习一下战阵攻杀之术吧……别给那群孩子添更多的麻烦。”
“哎……”
“但愿这位左老大是真的有信心,有把握。”老校长愁眉不展。
独孤玉树与罗艳玲对女儿女婿的信心大一点点,上前安慰:“老校长,您也不用太过担心,
左小多已经给咱们展现过太过的奇迹,我想这次也不会例外!”
老校长呵呵一笑:“这要是真的能有妥善安排,一战而定……老夫也愿意叫他做左老大,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旁边另外两位老师也是叹口气:“这一战,双方实力对比,咱们这边堪称处于绝对的劣势……偏偏还约了对方正面大决战……这要是还能赢了,甚至大获全胜……对方肯定得感叹苍天无眼……校长叫他左老大又如何,这要是真赢了,我特么愿意叫他左老爷!”
另一个嗤之以鼻:“拉倒吧,明天决战之后,我看你九成九都没有叫人家老爷的机会,早就碎得渣都不剩了了。”
“连灵魂都得碎干净!”
另一人恶狠狠地诅咒。
“你这话说的,我要是碎了,就好像你能够活得好好的似的……”
先前那人反唇相讥:“我不就是砸了你家几个月玻璃么?至于这么苦大仇深、深仇大恨、恨之入骨?你咋不说你还抢了我职称呢,我说啥了么?你当时送礼,是送给的谁?是校长不?我早知道你们俩狼狈为奸,两个人穿一条裤子,不对,你俩是不是有一腿!?”
莫名其妙就中枪的老校长气的脸色发青:“胡说八道,这件事跟老夫有什么关系?怎地突然间就扯到了老夫头上来?李万胜,你这什么意思?”
李万胜老师嘿嘿一笑:“校长,我这人说话直,您别见怪,也千万别怪我由此怀疑,大家谁不知道谁啊,您也不是啥好东西……老是护着你这些老战友们,真当老子傻……反正明天就决战了,我有啥说啥……”
老校长很危险的看着他:“李万胜,你可想清楚了,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万一左老大真的有办法力挽狂澜……你这可是将老夫彻底的得罪了,回去后,你连离职都做不到。现在,你只要说一句,收回刚才说的话,我还是可以既往不咎,宽宏大量的。”
李万胜本能的怂了一下,仔仔细细想了想,的的确确自己这边是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顿时勇气再次爆棚:“校长,您这人其实不错的,但我评职称的事儿,就是您办得不地道,我早就应该升了,我升了,下一步就是副校长了,我年轻力壮有能力,您老纯粹就是担心我抢了您位子……所以您假公济私,将职称给了他了……”
“我想起来了,那段时间您经常喝台子酒,但是您之前,哪里舍得买那么贵的酒,肯定就是这货给您送的礼……”
李万胜得意洋洋:“我推测得没错吧……校长,你这可属于是嫉贤妒能,如我这般的大能者,大贤者,大智慧者……您老看不顺眼,其实也正常,我现在全都想明白了……不招人妒是庸才,我果然不是庸才……”
校长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放你奶奶的屁李万胜,我喝的台子酒乃是我学生打了胜仗给我送来的,当初足足送过来了一车,你还帮着卸车呢!你这厮,血口喷人,恁的无耻。”
李万胜洋洋得意:“你说啥都没用,制造个快递假象什么的……那还不容易,你那些酒,肯定就是这王八蛋赵晓城送的……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确有其事就是罪证确凿。”
他咂咂嘴:“那一车酒啊,可怜我就只喝了两瓶……现在想想才想起来,原来老子喝的是我自己的前途啊,怪不得回味起来尽是一股子酸味……”
老校长深深吸气:“李万胜,你完了。”
“不光是我完了,是咱们大家都快死了,您猜我还会怕您么?校长,明天我就第一个冲!”
李万胜洋洋得意:“老子憋屈了一辈子,连砸人家玻璃都要蒙着脸偷偷地砸,顶撞领导这种事,咱这辈子可真是从没干过,今天这一尝试,真真是爽呆了,爽歪了……”
“从来没有想过人生居然可以这么爽的……”
“真恨不得再来个十次八次,那也是丝毫不嫌多的!”
李万胜一脸回味悠长。
老校长气的大喘气:“李万胜,我也不怕告诉你小子,本来来之前我已经将你报了上去,为你升职称,提职的……”
李万胜混不吝的一挥手:“您还是留给跟您有一腿的赵晓城吧,我现在,不稀罕了!”
说罢,径自仰头走了出去。
真是爽!
虽然我明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是我这一辈子了没顶撞过领导,临了临了总得过把瘾,过足瘾吧?!
哪怕是先给你扣个屎盆子再喷呢,实在是这种血口喷人的感觉,太爽了,爽呆了,爽歪了……
那怕是有点对不住您也没办法,谁让现在这里再也没有一个比您更大的领导了……至于副校长,那不能顶撞,万一临死前再被他揍一顿太亏了……
还是怼校长吧,怼一把手,比较过瘾。
到了阎王殿上,老子这辈子也能回忆回忆,我也是在某个单位上班的时候,怼过本单位一把手的狠人啊!
不,是狼灭!
生气吧?
嘿嘿哈……
明天老子就死,就死,啦啦啦……
忍不住洋洋得意赋诗一首:“一生软弱受气多;生死战前不消说;今朝痛快骂校长,明日地府笑阎罗!”
“真是好文采!”
李万胜感叹一声,顿觉自己真实文采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