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笔趣-第一千二百章 稽私風暴(上)展示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一早,右相潘辽、左相杜佑以及户部尚书张谦逸匆匆来到晋王官房,最近各地中原难民都传来消息,他们手中的新钱都成为废钱,希望官府给予兑换,让他们有钱购买急需日用品。
“殿下,政事堂的意见是同意更换,但这里面涉及到两个问题,一是兑换额度,其次是兑换比价,政事堂也拿出一个初稿,请殿下过目!”
潘辽将一份讨论初稿呈给了郭宋,这是政事堂的共识,但要得到晋王郭宋的批准后才能成为正式决议执行。
郭宋接过议案看了看,问道:“每户限兑换三贯钱,依据是什么?”
张谦逸躬身道:“启禀殿下,现在洛阳新钱兑换老钱的市价已经到一比十,一贯老钱可以兑换十贯新钱,我们不可能用这个价格兑换百姓手中的新钱,我们依旧采用一比二的比价进行兑换,这实际上是双方钱币含铜量的比例。
但如果无限量兑换,就会导致有不法商人利用悬殊比价进行投机,赚取巨额利润,所以限制每户兑换三贯老钱,两个月后再兑换一次,定额为两贯钱,我们也进行过调查,绝大部分百姓携带新钱都在十贯钱以内,所以我们定的额度基本上涵盖了九成以上的百姓需求。”
“富户或者商人怎么办?他们手中的新钱可不少。”郭宋又问道。
杜佑微微笑道:“殿下不用担心,他们手上的新钱其实并不多,他们早就换成了房产、土地或者金银珠宝,就算手中比较多,那么也可以单独申请,然后朝廷会严格审核,如果不是投机兑换,也可以批准,至于几十贯几百贯新钱那种,他们自己会想办法分散出去,我们不用担心。”
郭宋点点头,又对三人道:“根据洛阳传来的情报,洛阳金银比价已经下来了,之前一两黄金可以兑换两百贯新钱,一两白银兑换二十贯新钱,现在降了三成,降为一两黄金兑换一百五十贯新钱,我估计是朱泚拿出黄金兑换新钱了。”
潘辽眉头一皱,不解道:“我真的不明白,居然还有人愿意用金银和老钱换朱泚铸造的新钱,这边不流通,朝野也不轻易和他们兑换,他们就不怕砸在手上吗?”
张谦逸在一旁解释道:“这个问题我还专门问过少府寺,少府寺官员说,听说有人收购新钱后熔解取铜,和兑换价格相比,他们能得到四倍的利润,就算一比五,也有一倍的利润。”
“原来如此!”
潘辽点点头,“就算赚这种钱也是风险极大,他们扰乱了朱泚赚钱的路子,朱泚岂能饶过他们,没收金银铜钱还是小事,搞不好小命都会丢在洛阳。”
郭宋摆摆手笑道:“你们都搞错了,没有人收购新钱熔解,在市场上大量收购新钱的不是别人,就是刘丰的相国府,当然也是朱泚的命令,刘丰已经投下五十万贯老钱,通过黑市从权贵手中收购了五百万贯新钱。”
众人面面相觑,张谦逸眉头一皱,“微臣还以为朱泚是用黄金兑换新钱!”
郭宋摇摇头,“没有动用黄金,朱泚的黄金是要向我们买粮食和盐,不到迫不得已,他不会动用。”
潘辽忍不住问道:“可是刘丰的老钱又是从哪来来?”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笔趣-第一千二百章 稽私風暴(上)推薦
郭宋指了指自己,“是我通过洛阳的四家柜坊借给刘丰,一共借给刘丰一百万贯老钱,足以兑换一千万贯新钱,刘丰的军俸问题就解决了。”
“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众人都愣住了。
“很简单,我要让朱泚发行的新钱彻底变成废物,买一个饼都要用一麻袋的新钱,到时士兵一个月的军俸连一个饼都买不起的时候,他们还有多少士气和我们对决?”
“殿下高明!”杜佑第一个反应过来,竖起了大拇指。
潘辽和张谦逸也反应过来了,他们俩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一招太狠毒了。
郭宋看出他们眼中有不忍之色,淡淡道:“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我发动战争的一贯原则,我也不想伤害普通百姓,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加大接收难民的力度。
洛阳城内疫病恐慌越来越严重,物价越来越高,逃亡的百姓也就会越来越多,我已经给豹韬军施压,严禁他们阻拦洛阳百姓西逃,逃亡高潮预计很快就要到来,朝廷要加派人手,包括医师,所有人来关中,必须要有隔离营医师和难民营官员的双印许可书,这样可以严防有人未经查验,混入关中。”
三人一起躬身,“微臣遵令!”
郭宋批准了政事堂的讨论初稿,三人匆匆去了,郭宋随即把内卫统领王越找来。
副统领周岷率队前往江南去了,卫唐会用传播景教的方式在江南也发展了七个点,涉及教众数千人。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 愛下-第一千二百章 稽私風暴(上)分享
人氣都市异能 猛卒 ptt-第一千二百章 稽私風暴(上)展示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 起點-第一千二百章 稽私風暴(上)分享
当然,大部分都是只是普通教众,真正的卫唐会成员只有一百余人。
今天郭宋却不谈卫唐会的事情,他接到洛阳情报头子蒋敏的消息,洛阳市面上出现一批细盐,这让郭宋立刻警觉起来。
洛阳的盐都是由长安官方通过贸易方式供给,斗盐五百文,而且只供应粗盐,不可能有细盐,所以洛阳市场上忽然出现一批细盐,郭宋立刻意识到,有人在走私物资供应洛阳。
郭宋担心不仅是盐,他担心还会有粮食、布匹、牲畜之类的走私,这种走私会让自己的自己通胀策略大打折扣,郭宋决不能容忍。
而且按照现在的新钱和老钱的比价,往洛阳输送物资都是亏本生意,比如一斗细盐本钱一百四十文,运到洛阳去可以卖到一千四百文。
但这可不是十倍的利润,因为收到是新钱,新钱还要拿到黑市上兑换成老钱,按照最新的比价,一千四百文新钱只能兑换一百四十文老钱。
非但一文钱都没有赚,还有运费,还有第三方利润,完全是亏本生意,这还是暴利的盐,其他利润低的货物更没有人愿做了。
亏本生意没有人会做,所以郭宋并不担心商人们违规操作,他担心的是朱泚派人从沿海秘密运送私盐,或者是朱泚在长安的商行在替他运送各种物资。
郭宋沉吟片刻对王越道:“朝廷和洛阳的贸易没有停止,但这是在朝廷的精心安排下进行贸易,有很强的策略性,但我不希望各种走私干扰我的策略,我已经让朝廷进行部署,但内卫也要跟上。
从今天开始,内卫在洛阳周边进行稽私,不允许输送粮食和盐,一旦发现,立刻查抄货物并抓捕,胆敢反抗者当场处死,绝不留情!”
“殿下,索性所有物资都禁止输入河南府,这样就能彻底杜绝了。”
郭宋摇摇头,“那是下一步的计划,我这次禁令是为了引蛇出洞,我想知道,长安到底有多少人在为朱泚输送物资?”
“卑职遵令!”
……..
西安门外大街西三路有二十几家中小型商行,这些商行没有店铺,有点像后世的贸易公司,专门替商铺采购各种货物,他们有信息,有关系,能够买到最畅销的货物,赚取差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事实上,这两年长安的商行已经少了很多,在十几年前,长安的各种商行有上百家之多,他们除了正常的贸易外,还买卖各种违禁之物,各个割据藩镇的需求量很大,这些商行也赚得钵满盆满。
这两年随着各个藩镇被剿灭,走私违禁品这碗饭不好吃了,商行的规模也就迅速缩小,从百余家缩小到二十几家,这二十几家大半都是正规商行,像张雷家族的玉雷商行,独孤氏家族的飞狐商行,还是窦氏商行、郭氏商行等等。
但还是有七八家商行打擦边球,比如违规买卖粗糖、酒曲饼,违规向洛阳输送物资等等。
不过这些商行有两件事不敢做,一个是向回纥或者吐蕃售卖铜铁制品,一个是贩卖私盐,一旦查到,那是要满门抄斩的。
这里的贩卖私盐是指直接从海边买私盐来贩卖,绕过盐铁署的专卖,这种走私抓到就当场处死。
而郭宋说的向洛阳运送盐,性质就完全不一样,运送盐是指商人们用一百四十文买来的官盐,再运到洛阳卖高价,以前在长安这边是合法的,但对于洛阳就属于贩运私盐,因为朱泚拿不到盐税了。
现在郭宋严禁向洛阳输送粮食和盐,所以内卫必须要给所有商人打招呼。
朝廷一直就不允许向朱泚输送兵器和生铁,而盐和粮食之前是允许的,现在盐和粮食也放在违禁品名单上了。
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愿意和洛阳做生意的商人越来越少,原因也很简单,原因很简单,他们卖货赚了两三倍的利润,但拿到的都是新钱,这些新钱只能在洛阳购买货物再运回来,否则在黑市上以十倍的比价再兑换成老钱,会亏得爹娘都不认识了。
但并不是每个商人都能在洛阳买到东西,现在朱泚的地盘只剩下一个河南府,只有一个洛阳和周围十几个县,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药材和石灰。
但这两样东西是被洛阳朝廷控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到,所以只有极少数商人愿意和洛阳做生意了。
乔氏商行的东主乔四郎忧心忡忡回到店铺,刚才市署召集所有掌柜和东主宣布晋王令,在和洛阳贸易的违禁品上又增加了两项,粮食和盐。
乔四郎是河南府人,他的真实身份是洛阳官商,他先从嵩山县运送石灰来长安贩卖,获得的利润又替朱泚朝廷购买粮食和盐。
前不久洛阳市场上出现的细盐就是他的杰作,现在长安官府不允许向洛阳输送粮食和盐了,着实让他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