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920章 怒撻崔氏熱推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圣人怎么匆匆回宫了?”
崔氏进来,看见秦琼独自在壁炉前饮酒,不由的皱起了柳叶眉,秦琼头也没抬,两人本是半路夫妻,乃当年太上皇赐婚,感情说不上多好,近几年他又一直在剑南松州,感情倒是更淡了。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20章 怒撻崔氏讀書
这次回来后,夫妻同房,甚至都找不出什么激情,而妻子总是在关键的时候,跟他说起如今平康坊三郎如何得宠当红,连带着几个庶子又都封公侯等等,总是让他帮还年少的五郎谋官求爵。
可五郎才十来岁少年,现在崇贤馆书读的好好的,皇帝也已经给了他齐国公世子的身份了。
“圣人有事先回了!”
崔氏见丈夫这敷衍的态度,顿时不满,她辛苦的忙碌了半天,结果皇帝就这样走了,五郎都还没机会带上来面圣呢。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第920章 怒撻崔氏鑒賞
“定是你弄的那些什么腊味,家里备下了山珍海味,你偏要弄这些又脏又臭的腊猪肉······”
“够了。”秦琼沉声道。
“是够了,我也觉得够了,你一离京就是几年,朝廷三番五次的召你都不回,魂都让松州的那些狐狸精勾去了,三年纳四妾,生三儿一女,你倒是好潇洒快活,把我们娘几个全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我让你们去松州,是你们不肯,嫌那里蛮荒偏僻!”
“本就是蛮荒偏僻,难道不是,百万家的繁华京师放着不呆,我们为何要跑去那鬼地方,五郎现在崇贤馆读书,让你帮着打些铺垫,可你眼里有这儿子吗?你心里只有三郎,三郎才是你儿子吗?别的就不是?三郎只是个卑贱奴婢生的庶子,五郎才是嫡出······”
崔氏突然就爆发了,看着背都已经微佗,满脸苍桑的秦琼,突然嫌弃起来,她怨丈夫不重视她的儿子五郎,怨丈夫在外纳妾生子,怨他对京师的家不管不顾,甚至是今天她忙前忙后的张罗半天,结果丈夫却连皇帝都招待不住。
两人一个是齐州地方小士族出身,年少投戎从军,隋末百战军功,成为大唐新贵,一个却是五姓七宗的名门千金,自小诗书琴画,虽然战乱之时错过了好姻缘,最后无奈被皇帝赐婚秦琼,可两个人的结合并不是门当户对,更非你情我愿。
多年来,两人不论是兴趣还是生活习惯都并不默契,崔氏喜欢诗书琴画,喜欢插花,喜欢焚香,喜欢的是花开富贵的牡丹,喜欢的是雅。
秦琼长年征战在外,不拘小节,喜欢喝酒吃肉,连养的坐骑忽雷驳都是匹无酒肉不欢的野马。在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儿,朋友遍天下,可在家里,却是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尤其是对于钱财这些东西,更是毫不在意,既不会经营理财,却又花钱大手大脚。
对于麾下旧部,乡党亲族什么的一向大方,有求必应。
这些崔氏忍了多年,现在自己孩子一天天大了,该是为他铺路的时候了,秦琼却毫不当回事,甚至经常说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什么将来若有本事自然有本事,若没本事,铺再好的路,留再多的家业钱财,也只是害他,还曾说什么,将来给每个儿子留十顷地,两个庄子就行了,其余的钱财,拿去救济穷人什么的。
自己辛辛苦苦的操持家业,秦琼却挥金如土,那个什么偏僻的封地松州却当成个宝一样的,无底洞似的往里砸,没个止境。
“这日子我过够了!”
崔氏说着忍不住落下泪来,当年的这桩婚事,本就被士族嘲笑,说博陵崔氏第二房都沦落到把嫡女嫁给军汉的地步,每次出门去其它大家走动,那些夫人们也总是带着另样的眼光看她。
“你眼里只有三郎,三郎就是个宝,其它的都是草。三郎当初要分家,你便说要给他分一半家产。现在三郎要大婚,你张口就是要给五百万嫁妆,还千顷田地,两京三百间铺子,东南海上十条大船······”
秦琼皱眉。
“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秦琅早就已经分家出去了,当初也是说明了,分出去后就是另立门户,以后跟亲仁坊就没瓜葛了,现在他要大婚,要送娉礼,想要排场,那他自己出就是,反正平康坊卫国公府里人人皆知富可敌国,莫说五百万,一千万都拿的出来,他那封地有多富庶,谁人不知,他还掌握着白糖、青瓷、玻璃、白酒、香水等好些赚钱的营生,随便拔根腿毛都比我们腰粗,用的着我们亲仁坊倾家置办娉礼吗?你倒是大方,却不知道你一张口的这些,可是我辛辛苦苦多年才置办下来的。”
“这些应当是五郎的。”
秦琼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你是装傻还是真糊涂,我们齐府里有多少家当,我难道不清楚,当初三郎分家的时候,我们家有多少产业是摆的清清楚楚的,这几年家业确实增长了不少,但那都是你的功劳吗?那都是三郎帮衬,我给圣人送的娉礼单,那上面的千顷地也好,三百间铺子也罢,甚至是十条船等,那些都是我们亲仁坊的吗?我们拿的出这么多吗?那些本就是三郎这些年一点点给府上的。”
“现在他要大婚,迎娶公主,我做父亲的,拿他这些年送的这些给他做娉礼,都有些不好意思,这本来就应当是我们负责的,现在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你还舍不得?”
崔氏怒道,“这些年三郎给家里是没少帮衬,也确实送了许多产业,可说到底,我们是他父母大人,这些孝敬不是应该的吗?还有,他也没送那么多,你说的帮衬是不假,可若没我里外的操持,光靠他帮衬有用吗?”
“还有,这些东西既然送进齐府了,那就是齐国公府的东西,两边早已分家,就得分清楚了,这些东西将来就当是五郎的,现在凭什么又拿出来给三郎做娉礼,甚至还要贴上大半家当?”
秦琅气的胸膛起伏。
“你等妇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鼠目寸光,只知道盯着眼皮子下的那点东西。”
“是,我是个妇人,可我错了吗?”
“三郎这些年对家里的帮衬还少,甚至对你娘家崔氏的帮衬还少?别看你家现在朝中叔侄两侍郎,可好好想想这是谁出力的。”秦琼气的胡子乱抖。
战场上威风八面的无敌大将军,面对伶牙利齿咄咄逼人的妻子时,他却没有战意斗志,跟一妇人逞口舌之利,有什么意思。
他起身要离开,崔氏却扯住他不让他走,“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家里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随便送人的!”
“放开!”
“秦琼,你休要欺人太甚!”
眼看着外面已有动静,管事仆人等悄悄靠近又不敢近来,秦琼觉得丢人。
“你们五姓七宗名门千金的礼仪哪去了,就这样跟乡野村妇一样撒泼耍赖吗?不嫌丢人?”
“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子,我还怕丢什么人!”崔氏撕扯着。
秦琼气极,一把拎起崔氏。
“姓秦的匹夫,有种你把我杀了!”
秦琼还真有那种念头,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提着这个撒泼的妇人进了内室,一把扔到床上,三两下就将她给摁住。
“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还真要翻天了!”
“姓秦的匹夫,无赖·······”
·····
“啊~”
······
秦琼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单枪匹马,单刀直入,斩将夺旗,擒贼擒王,降服敌将。
杀他个七进七出,七擒七放。
最终,崔氏降了。
“秦琼你个无赖!”
秦琼喘着粗气,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一番大战,居然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他瞧了眼披头散发,浑身瘫在床上的崔氏,“行了,别总是算计,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你要是真聪明,就跟三郎好好处好关系,我老了,三郎还年轻,你们娘俩也还年轻,将来我们秦家,还是得靠着三郎来当家做主的。”
“三郎是个大方的人,要不然这些年也不会不计前嫌的帮衬你们崔家,更不会给家里孝敬这些了,你眼睛只盯着碗里的,却看不到外面的,多么可笑短视?”
崔氏还嘴硬,“是,我是短视妇人,我没你们爷俩有本事,我只能盯着碗里的这点东西,我为儿子攒点家业有错吗?”
秦琼靠在床头,思绪飘飘。
“跟你说件正事,我打算年后让五郎他们兄弟三个都随我去松州,不经风雨,难见彩虹,不好好磨砺一下,五郎他们这些人打小锦衣玉食,是难有出息的。刚才圣人对太子便是说了这么一番玉不琢不成器的话,连天子都想着办法要磨砺太子,我们秦家更不能让子孙成为纨绔。”
“五郎正在崇贤馆读书,去什么松州穷乡僻壤,要带你就带四郎六郎去,我们娘俩才不去。”
“这由不得你,早几年五郎他们确实还小,可如今都已经十三四岁了,这年纪贫家百姓里都已经算是半个壮劳力,甚至都要到官府去轮役当执衣、白直了。”
“不行!”崔氏坚决反对。
秦琼扭头打量崔氏一眼,崔氏赶紧扯过被子包住自己,“不要了,你个禽兽,想弄死我么?”
“一千顷地,两京三百个铺子,现在起分到五郎名下,由你代管着,但五郎年后必须得随我去松州,至少呆三年后再回来,换吗?”秦琼面无表情的道。
“这不是你给三郎准备的娉礼吗,你给五郎?”
秦琼哼了一声,“你以为今天圣人来府上做什么?皇后反对婚礼奢侈铺张浪费,所以提要求大婚花费不得超过二十万贯,圣人来说是要我们家把娉礼和婚礼花费控制在二十万贯以内。”
崔氏一听喜上眉梢,本来浑身散架一样动弹不了了,这会居然也有了力气爬过来靠在秦琼身上,“真的?”
“骗你做什么!”
“那你原准备的可不止这一千顷地和三百个铺子。”
“别得寸进尺,我也总得为五郎其它六个兄弟们留些,既然你总惦记着这些,那我干脆现在就把家当给归置一下提前分了。”
崔氏一听急了,“府上这么大家业,五郎做为嫡子,就分这点?”
“少吗?一千顷地可是十万亩!”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知道是十万亩,可有多少是边疆的商屯地?”
“好了,你就别争来争去了,先给五郎一千倾地,三百个铺子,他其它六个兄弟,每个先分一百顷地,二十个铺子。至于剩下的,先不动,部份留做姑娘们将来的嫁妆,部份做他们兄弟们将来的娶妻娉礼,待我百年之后,再给他们彻底分了。”
崔氏得了这个话,这才欢喜起来,“还算你有点良心,知道嫡庶有别!”
秦琅盼了眼变脸跟翻书似的崔氏,“我也跟你郑重声明,你今天泼妇一样的行为,有失你五姓嫡女的身份,也有失我秦家当家娘子的身份,这样的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念你也是为母顾子心切,便不跟你计较了,可切记,仅此一次,否则休怪我秦琼不讲情面。”
“哼,要是你心里但凡有我们母子一点地位,我用的着跟个泼妇似的吗?你看长安多少勋戚豪门,虽然妾侍成群,庶子众多,可谁家把庶子那般看重的,不都是随便给点钱财,打发出去另立门户吗?”
秦琼不耐烦的道,“好了,不要再说了。”
“不说就不说,不过你刚才说的,口说无凭,你一会就立个字据,最好是给三郎修书一封跟他说明,让他也做个见证。”
火熱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第920章 怒撻崔氏閲讀
秦琼眉头紧紧皱起,对怀里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心生厌恶,这长安城,除了有些老伙计值得留念,真没什么让他喜欢的了。
还不如松州,那蓝蓝的天,碧绿的草,苍茫皑皑的雪山,才让人真正的自在放松。
“我阿兄说最近刑部尚书空缺,他这个兵部侍郎也当了许久了,想要争一下刑部尚书的位置,你帮我阿兄在陛下面前举荐一下,也跟三郎说声,让他帮忙举荐我阿兄······”
崔氏依在秦琼胸口,又是一阵喋喋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