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txt-第五百一十四章 原來你還會用劍的麼?看書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萧家家主,曾经的大乾边境守将萧无恨正站立在自家大院的正门口,面色凝重地注视着眼前的来客。
伏龙帝都四大家族之一,仇家家主仇天爵!
仇天爵身后,站着数十名身着蓝色劲装的护卫,每一人皆是神光内敛,精气充盈,竟然无一弱者。
在他左手侧,两名蓝衣护卫拖拽出一个被堵住嘴、捆绑着四肢的魁梧大汉,又将他沉重的身躯无情地摔落在地,发出“砰”的一道巨响。
看清大汉的容貌,萧无恨眼神一凛,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只因这个被人随意折磨摆布的大汉,正是他手下的一名得力将官。
“萧兄,莫怪小弟说话直。”仇天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这萧府,地方实在太小,完全配不上萧家如今的地位啊。”
“萧家初来乍到,何来地位可言,只要能够有一个安身之所,小弟便心满意足了。”萧无恨的声音十分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最近总预感会有人来串门,想不到第一个找上门来的,竟然是仇兄。”
“仇某冒昧前来,事先未曾打过招呼。”仇天爵微微一笑,“还望萧兄见谅。”
“仇兄能来,小弟高兴还来不及呢。”萧无恨跟着笑道,“只是不知此人如何得罪了仇兄,还望告知一二。”
“好教萧兄知晓,这位将军偷偷潜入我仇家宅邸,对犬子身边的一名婢女图谋不轨。”仇天爵答道,“若非恰逢仇某路过,险些就要让他得逞,按说这般人渣,本该就地格杀了,不过审讯之后才发现他是萧兄的人,仇某此来,便是想要请萧兄主持公道。”
“哦?是么?”
萧无恨心中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意,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他竟然会做出这等丑事?”
对于各大家族的刁难,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仇天爵选择的方式如此低劣而简陋,却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这等下作手段,没有丝毫贵族气派,更谈不上什么奇谋诡策,却又往往最为有效。
一旦坐实了萧家军中的将领偷偷跑去非礼仇家婢女之事,对于外来户萧家在伏龙帝都的名声,无疑会造成沉重的打击。
一个应对不甚,萧家的声望很可能会一落千丈,两三年之内都无法挽救回来。
“仇某也不敢相信,听闻萧兄治军有方,你那十万大军更是纪律严明。”仇天爵语气温和地说道,“此人虽然声称是你的部下,却也未必可信,还请萧兄辨认一二,若是个骗子,那也就不必劳烦萧兄了,仇某自会将他击毙,以儆效尤。”
“此人姓罗,名智降,正是萧某麾下将官。”
若是在此否认,定会失了麾下将士的人心,以萧无恨的老到,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小罗为人素来老实,要说他会做出这等事来,我是万万不相信的,这其中多半有些误会。”
“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看着老实,暗地里却心思龌龊。”仇天爵阴阳怪气地说道,“萧兄一时不察,被小人欺瞒,也是情有可原之事。”
“智降,有没有非礼仇家婢女,你自己来说!”萧无恨双目精光大作,对着地上的壮汉厉声喝道。
“唔、唔唔!”罗智降嘴里堵着一块布条,完全说不出话来,只好奋力扭动四肢,以表达心中的焦急与愤恨。
“此事乃是仇某亲眼所见。”仇天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莫非萧兄信不过我么?”
“仇兄想来不会自降身份,来诬陷我军中一个小小将官。”萧无恨微微一笑,脚下跨出一步,右手抬起,隔空一抓,“却也未必不会一时眼花,生出些误会。”
堵在罗智降口中的布条仿佛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瞬间腾空飞起,轻飘飘地落到萧无恨手中。
仇家诸人齐齐色变,萧无恨语调看似轻描淡写,讽刺仇天爵“老眼昏花”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也没有了。
“仇天爵你个王八蛋,胆敢诬陷老子!”
口中没了阻碍,罗智降登时破口大骂,将满腔怒火瞬间宣泄出来,“那种丑女人,若不是她卖弄风骚,勾引老子,谁能看得上她?你们姓仇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干不过咱们萧大帅,就会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老子祝你们全家世世代代男为盗,女为娼,生了儿子没屁……”
他是军伍出身,军队里多的是三教九流,这骂人的本事,又岂是帝都贵族可比,一通言语轰炸当真是花样百出,不堪入耳,骂了好半天,竟是不带重样的,直听得仇家众人脑袋嗡嗡,待要反驳,竟不知从何说起。
“够了!”
仇天爵身形一闪,出现在罗智降身旁,右手在他天灵盖轻轻一拂。
罗智降两眼一翻,浑身一颤,随即瘫倒在地,没有了呼吸。
萧无恨瞳孔急张,右手猛地攥紧,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萧兄,你这部下被我抓了现行,恼羞成怒,辱及仇家满门。”仇天爵一脸平静,就仿佛拍死了只苍蝇一般,“仇某不得不出手训诫,还望萧兄见谅。”
亲眼目睹自己手下的得力将官被仇天爵格杀,萧无情眼中射出无穷怒意,饶是他为人谨慎,心志过人,还是险些忍不住对仇天爵动手。
“虽说犯人已经伏诛,我家那个婢女的清誉节操,却还是大大受损。”却听仇天爵又道,“这丫头颇得老妇人赏识,若是萧兄不能给点说法,仇某在老母亲那边,怕是交代不过去啊。”
“你跑到萧府之中,当着我的面,击杀我军中将官。”萧无情咬牙切齿,不再以“仇兄”相称,“还要问我讨说法?”
“将官行为不端,正是主帅管教不严所致。”仇天爵仿佛说着理所当然的言论,“萧兄乃是明事理之人,想必不会撇清干系吧?”
“仇天爵!你莫要欺人太甚!”
萧无恨尚未开口,身旁的一名萧家军副将已是怒火中烧,忍不住对着这位灵尊大佬破口骂道,“分明是你诬陷罗兄弟,还想倒打一耙,老子跟你没完!”
与这名愤怒的副将不同,“多情公子”萧无情却始终一言不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主帅说话的时候,胡乱插嘴。”仇天爵微微一笑,并不着恼,“看来萧兄平日里御下不严,统兵不力,难怪萧家政变不成,会被赶出大乾。”
此言一出,整个萧府所有人齐齐色变,连向来从容淡定的萧无情眼中也不自觉地闪过一丝怒意。
到了仇天爵这般身份地位的贵族,往往习惯于表面客气,背后捅刀,似这般当面撕破脸皮的举动,实属罕见,萧家众人在愤慨之余,也不觉暗暗心惊,摸不清仇天爵这般嚣张地逼上门来,究竟有何倚仗。
“说够了么?”萧无恨冷冷地说道。
“此人犯下的过错,萧兄打算如何补偿?”仇天爵指了指已经断气的罗智降,毫不客气地问道。
“没有人能随意欺凌萧某的部下,哪怕你仇天爵也一样。”萧无恨眼中闪过一丝戾色,双足蹬地,猛地蹿上高空,“杀人偿命,既然你杀了我的人,就拿命来抵罢!”
“看来萧兄是不打算给兄弟一个交代了。”仇天爵亦是腾空而起,毫不退让,“既然如此,仇某只好自己来讨个公道了!”
“只有你仇家么?”萧无恨冷笑一声,猛然抽出腰间长剑,直指仇天爵道,“也不知你哪来的底气,不找个帮手,就敢独自来我萧家撒野!”
“对付你萧家,还需要帮手?被一些无知之辈吹捧了几句,莫非就真以为萧家已经足以和四大家族抗衡了么?”仇天爵冷笑一声道,“若是你的大军能赶回来,我还要忌惮几分,如今么……呵呵!”
“果然是有备而来!”萧无恨脸色一沉。
不久之前,他才刚得到消息,隶属于萧家的十万大军被人以假令符调走,惊怒之余,尚未来得及调查,仇天爵便带着人打上门来。
联想到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节点,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场针对萧家而设的阴谋。
“不是要让我偿命么?那便拿出些本事来罢!”仇天爵哈哈大笑着,挥起右掌,直取萧无恨面门,“话说原来你还会用剑的么?”
他曾经数度见识过萧无恨与人战斗,每一次皆是赤手空拳,这位萧家家主,竟是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展示出他的兵器。
已经翻脸,两大灵尊便再无顾忌,各出绝招,狠命厮杀起来,高空中瞬间被强大的化形灵力所笼罩,一时炫光夺目,气流乱涌,灵力激荡之下,爆发声声巨响,威势煞是惊人。
眼看着老大已经开打,仇天爵带来的一众高手也不再客气,纷纷掏出兵器,毫不留情地杀向萧家众人。
“上罢!”萧无情“啪”地合上手中折扇,微微叹息一声,指挥着一众萧家迎了上去。
萧家大院之中,一时间战意滔天,杀声四起,到处弥漫着“乒乒砰砰”的刀剑相击之声,各种灵力化形你方唱罢我登台,形态各异,五彩绚烂,其间夹杂着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构成了一幅血腥而残暴的妖冶图画。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ptt-第五百一十四章 原來你還會用劍的麼?熱推
按说仇天爵主动挑起事端,在人手上必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理应占据上风。
然而萧无恨早就料到会有四大家族的人来找麻烦,事先倒也在府内布置了不少高手,两家的实力相差不远,正面硬拼之下,一时竟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得谁。
打了约莫一刻时间,上空中的两大灵尊还激战正酣,下面的两家高手却俱是损失惨重,连风度翩翩的萧无情也已是发型凌乱,步履蹒跚,背后教人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雪白的长衫被鲜血染得通红,显得狼狈不堪,哪有半分“多情公子”的风采。
宫九霄到底在搞什么!
灵尊大佬俱是六识灵通之辈,即便在恶战的过程中,仇天爵也能够感知到,自己带来的仇氏精英,正在一个一个倒下。
然而,计划中的宫家援军却迟迟未至,他手上猛攻不停,心中却暗暗焦急,隐隐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
而更为奇怪的是,之前从来不使兵器、以“破桌神掌”闻名的萧无恨突然掏出一把剑来,他本以为对方会使出什么深藏不露的杀手锏,结果真打起来,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萧无恨这一手剑法虽然品级不低,施展出来却显得颇为生疏,招式衔接多有滞涩,与想象中的“杀手锏”更是相去甚远。
这般翻翻滚滚斗了数百招,剑法不够纯熟的萧无恨早已被仇天爵压制得节节败退,完全落在了下风。
又过数招,萧无恨似乎有些心浮气躁,忽然铤而走险,剑走偏锋,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向仇天爵右侧肋骨。
他急了!
好机会!
仇天爵心中一动,大脑飞速运转,须臾间计算出了最佳的应对方案。
他并未施展仇家成名绝技“金刚圈”进行防御,反而身子微微一侧,右手猛地向前推出,掌心闪耀着夺目红光,挟着惊人的威势,直奔萧无恨右肩而去。
“砰!”
这记威猛绝伦的掌势毫无阻碍地打在了萧无恨肩头,伴随着“咔嚓”一声响,这位萧家家主的右肩骨不出所料地断裂开来,一条手臂瞬间失去了作战能力。
而仇天爵所付出的代价,却只是腰间被宝剑轻轻擦过,划出了一道极浅的口子。
赢了!
眼见萧无恨断了一臂,他心头一喜,再次挥掌而上,试图乘胜追击,尽快拿下对手。
然而,体内灵力才一运转,一股强烈的眩晕感猛然来袭,他身形一滞,在空中晃了晃,紧接着便如同惊弓之鸟,直直向下坠落,“砰”地一声狠狠摔落在地,激得尘烟飘扬。
“你……剑上……有毒……”
他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愤怒和恐慌,勉强吐出几个字,便脑袋一歪,彻底昏死过去。
萧无恨捂着被打断的右臂,缓缓飘落地面,脸上的神情丝毫不变。
一股浩瀚磅礴的灵尊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瞬间笼罩住剩下的仇家高手。
这些人修为不到灵尊,在他的磅礴威压之下,登时失去了抵抗能力,如同柔弱无助的待宰羔羊,很快就被萧无情等人屠杀殆尽。
好霸道的毒药!
望着院子里的遍地死尸,以及仇天爵僵硬的身躯,萧无恨暗暗感慨着,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一道粉红色的倩影。
云清瑶!
那个才来投奔萧家,便贡献出了极品毒药的神秘女人。
一种足以毒杀灵尊的可怕药物!
“无情,带上人,跟我去仇家!”
萧无恨定了定神,顾不得处理肩膀上的伤势,马不停蹄地对着萧无情吩咐道,“从今往后,伏龙帝国,再也没有这个家族!”